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《极品驸马》。

    “楚怀王!”

    盱眙的楚国“王宫”大殿上,楚国君臣济济一堂,正在就熊心太子即位后的王号做讨论。目前主要以令尹宋义一方的“楚武王”,武信君项梁一方的“楚睿王”这两个提议为主,双方针锋相对,唇枪舌战许久。

    宋义询问一面之缘,详谈甚欢的沛公刘邦,以期得到帮助。谁知被谋士张良转移到尹旭身上。当所有人看着这位年方弱冠,威名赫赫的将军,满怀期待时,尹旭脱口而出的“楚怀王”三个字,让众人都有些愣住了。

    项梁大感愕然,压根没搞明白尹旭在做什么。“楚睿王”和“楚武王”争夺的正激烈,既然刚好问到他,正需要他帮腔的时候,他却来了这么一句。即便如此,说个别的也就罢了!偏偏说出的还是“楚怀王”。太子熊心是怀王嫡孙,怎么能用祖父的王号呢?何况历朝历代,也不曾有子孙重复使用前代君王称号的事情,这算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同样的不解在很多人心中泛起,都认为尹将军要么是没听出,要么是犯糊涂,不过这个糊涂似乎有点严重,甚至有点大逆不道。唯独两个人保持了足够的清醒,并不认为尹旭是信口乱说。他们听到尹旭所言时,心头一震,神态若有所思,此二人正是范增和张良。

    宋义冷冷质问道:“尹旭,你竟口出狂言,当着太子面对先王不敬,你该当何罪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标志这项梁和宋义之间正式开战。之前还只是言语之间的针锋相对,而今是实打实的政治斗争。宋义冷冷发笑,尹旭是你项梁麾下数一数二的猛将,在“护送”太子一事上处处不给我面子,坏我好事。如今你竟然这么不小心,言语有失,那就对不起了。机会是你给我的,就怪不得我宋某人。

    项梁不禁眉头一皱,心中大为愤恨,很显然宋义是在故意挑事。说起来,尹旭不过是说错了一句话,却被这老匹夫无限放大,抓住不放。想要说话时,被稳若泰山的范增拦住了。

    刘邦暗自一笑,心道:这下子有好戏看了。张良却不以为然,暗自摇摇头,目光悠远看着尹旭,似乎满怀期待。

    尹旭听宋义这么一吼,回过神来,这才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。既然已经错了,那就错有错着吧!何况历史本来就是如此,也算不上错。本来这也不是什么大事,可偏生就是宋义这么一吼,什么意思?尹旭清楚地认识到:宋义这老匹夫挑事,口口声声说对先王不敬,一顶大帽子扣下来,这可不是过家家,这厮太他吗不安好心了。

    快心恩仇的尹将军心里那叫一个怒啊!若不是在大殿之上,真想冲上去给他两耳光,一拳撂倒。当即愤愤道:“敢问宋令尹,我哪里对先王不敬了?这话可要说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许多人暗自摇头,尹旭到底年轻气盛,干嘛这么要强呢?哪怕是找个借口,说自己听错了或者口误也就过去了,宋义还真能穷追猛打,咬着不放?这下倒好,这不是主动授人以柄嘛!

    宋义心道:本来只是想驳你面子,给你点教训。既然你不识抬举,那就休怪我辣手无情。冷冷一笑道:“你还有脸说,本官问你对太子登基时王号的看法,你怎么回答的?你竟让太子殿下用先王尊号,不仅是对先王不敬,还要陷太子殿下与不忠不孝之地,你居心何在?”

    “你居心何在?”尹旭厉声反驳道。宋义愕然发愣,在座众人都是一惊,谁也不曾想到尹将军会这么大反应。

    尹旭冷冷一笑,振振有词道:“宋令尹啊宋令尹,你着什么急你?你问我对王号的开看法,我回答了啊!我个人建议便是‘楚怀王’。”

    宋义嘴巴一动,刚想要说话,又被尹旭毫不留情地打断了:“别,别又打着对先王不敬的旗号,给我扣大帽子。没听我解释理由,就开始叫嚣,显然是心里想歪了,心口如一,真正对先王不敬的是你!何况太子殿下尚未发话,你身为臣子却叫嚣朝堂,你欲置太子殿下于何地?你宋义才是居心叵测,大逆不道!”…,

    尹旭振振有词,声色俱厉,顷刻间这大逆不道的帽子已经翻转过来,始作俑者的宋义反成了罪魁祸首。尤其是末尾一句,称呼从宋令尹变成直呼其名,本身就是一种信号。尹将军今天怒了,彻底与宋义决裂了。

    项梁笑了,没想到尹旭来了这么一手,只是这事情闹大了,想要收手就有些麻烦了。也不知他是否准备充足?怎么也得自圆其说才是,项梁担心的同时,已经做好了支持尹旭的准备。一方面是与宋义之间的争斗,一方面是做出一个姿态,告诉天下人他爱护属下。

    范增和英布表现的很镇定,范老先生智谋深远,看的长远,强大的自信建立在准备的推断上。英布则是和尹旭相处的时间长,对这位小兄弟的性情和能力颇为了解。尹旭既然敢这么和宋义翻脸,就一定有把握收拾残局

    张良心中暗笑,他将烫手山芋交给尹旭,目的就是要转嫁矛盾。没想到无心插柳,彻底激化了宋义和项梁、尹旭之间的矛盾,还是在这“大殿”之上,君臣面前现场爆发出来,绝对是意外的收获。

    宋义气的嘴唇发颤,愤愤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……我说错了吗?还是你自己理亏,罪大恶极,无地自容了呢?”尹将军狠下心来,今个已然出手,就索性彻底发飙一回,展示一下实力。让所有人都知道,我尹某人不是好惹的。惹我不烦我,我不犯人;人若犯我,我就要他好看!

    宋义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来:“尹旭,你倒是说出个所以然出来,若是大家不能让大家心腹。你就是对先王不敬,大逆不道!”

    尹旭冷冷一笑,拨开宋义直指的食指,说道:“先别忙着给别人扣帽子,不管你怎么说你对太子不敬是有目共睹的,这僭越之罪你是跑不掉的。等我解释我,你还是加上条对先王不敬的罪状,罪大恶极啊!我要请太子殿下主持公道!”

    说着从往殿中挤去,从宋义身边挤过的时候,压低了声音,用只有两人听见的声音。在宋义耳边冷冷道:“我最讨厌别人用手指指着我,这种人,我一定会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宋义气的全身颤抖,牙关忍不住打颤,却得顾着场合,君臣礼节和所谓的风度。只能硬生生忍着,发作不得。平武守卫的殿门口,见自家主人被尹旭折辱,爱莫能助。气愤的咬牙切齿,对尹旭的恨意更身了一层,甚至发誓一定要手刃尹旭于剑下,方解心头之恨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局面,刘邦和其他诸侯都是乐见其成,都抱着一副幸灾乐祸的心态,作壁上观。

    项梁暗自开心,尹旭的反击十分精彩,不管怎么说,让宋义颜面大失,就是给他项梁争面子。他心中已经打定主意,不管结局如何,他都要全力支持尹旭,甚至可以是不包含政治目的,无条件的力挺。

    尹旭阴沉着一张冷峻的脸,往殿内太子熊心的王座走去,众人赶忙闪到两边,让出一条道来。

    谁都看得出来,谁都不敢惹,尹将军真的怒了……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《极品驸马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<小说内容>相关阅读More+

痴汉俱乐部

段干银磊

  桓公將伐蜀,在事諸賢鹹以李勢在蜀既久,承藉累葉,且形據上流,三峽未易可克。唯劉尹雲:“伊必能克蜀。觀其蒲博,不必得,則不為。”

门事件大全

西门笑柳

  君举旅于宾,及君所赐爵,皆降再拜稽首,升成拜,明臣礼也;君答拜之,礼无不答,明君上之礼也。臣下竭力尽能以立功于国,君必报之以爵禄,故臣下皆务竭力尽能以立功,是以国安而君宁。礼无不答,言上之不虚取于下也。上必明正道以道民,民道之而有功,然后取其什一,故上用足而下不匮也;是以上下和亲而不相怨也。和宁,礼之用也;此君臣上下之大义也。故曰:燕礼者,所以明君臣之义也。

哪里可以下载金瓶梅

苦元之

  为熬:捶之,去其皽,编萑布牛肉焉,屑桂与姜以洒诸上而盐之,干而食之。施羊亦如之,施麋、施鹿、施麇皆如牛羊。欲濡肉则释而煎之以醢,欲干肉则捶而食之。

网游之风流骑士下载

鹿寻巧

  桓公伏甲設饌,廣延朝士,因此欲誅謝安、王坦之。王甚遽,問謝曰:“當作何計?”謝神意不變,謂文度曰:“晉阼存亡,在此壹行。”相與俱前。王之恐狀,轉見於色。謝之寬容,愈表於貌。望階趨席,方作洛生詠,諷“浩浩洪流”。桓憚其曠遠,乃趣解兵。王、謝舊齊名,於此始判優劣。

快穿欲耻度系统txt

范姜子璇

  袁紹年少時,曾遣人夜以劍擲魏武,少下,不箸。魏武揆之,其後來必高,因帖臥床上。劍至果高。

原来你还在这里txt下载

欧阳小江

  诸侯相襚,以后路与冕服。先路与褒衣,不以襚。遣车视牢具。疏布輤,四面有章,置于四隅。载粻,有子曰:“非礼也。丧奠,脯醢而已。”祭称孝子、孝孙,丧称哀子、哀孙。端衰,丧车,皆无等。大白冠,缁布之冠,皆不蕤。委武玄缟而后蕤。大夫冕而祭于公,弁而祭于己。士弁而祭于公,冠而祭于己。士弁而亲迎,然则士弁而祭于己可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