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《修真》。

    “什么章邯消失了?”

    雍丘以东的楚军营帐里,范增大惊失色。项羽、龙且、项庄几人也是面面相觑,此番出征最担心的就是章邯那七万人马,他突然消失不见,动向不明,无疑在众人心中投下一个深水炸弹,掀起滔天巨浪。

    负责情报收集的季布收到消息后,一方面及时通知了砀邑的项梁,另一方面飞马报告雍丘项羽和范增。使者道:“是的范老先生,前日济水一带大雾,侦查的哨骑无法看到对岸的情形,但能听到战马嘶鸣的声音和士兵喧哗的声音。下午大雾消散,傍晚还看见炊烟和火光。可昨日清晨哨骑发现异常,对岸之余下一座空营,章邯大军已然不见踪影。”

    范增咳嗽两声,追问道:“哨骑可以探查?没有其他线索吗?”

    使者道:“探查了,济水沿岸五十里内没有章邯的踪影,也未发现大军调动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一旁龙且道疑惑道:“怎么可能,除非章邯根本就未渡济水。”

    使者辩解道:“这几日秦军一直在济水沿岸搜罗船只,如今那些船只都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项庄道:“难道章邯是乘船在上游或下游某处渡河?在哨骑探查范围之外?”

    范增喃喃道:“未渡济水……上游……下游!”

    项羽问道:“范老先生,您是不是想到什么?”

    “济水下游是哪里?”范增苍老的声音有些发颤。

    “齐国!济水下游是齐国!”

    “难道章邯去了齐国?”范增喃喃自语,突然问道:“齐国那边是和情形?可有收到消息?”

    虞子期道:“听说齐国因为王位争夺,田荣和田假正大打出手,争的你死我活。”

    使者听到田假猛然一动,说道:“我想起来了,元帅和少将军离去后不久,田假战败逃入我们大楚,带了人经过彭城逃去了盱眙。”

    “田假去了盱眙?为何不及早来报?”范增有些愤怒,厉声责问。

    使者吓了一跳,小声辩解道:“田假并未进城停留,匆匆去了,季布将军以为与军情无关,所以不曾在意。”

    项羽摆摆手,问道:“范老先生,您是意思是章邯去了齐国……”

    “很有可能!”范增叹道:“济水北岸地方狭小,两边都有大河阻挡,行动不便。章邯驻扎那处本就奇怪,老夫之前以为他是谋定而后动,谁知他竟是声东击西。布了这么大的局目标竟不是我大楚,而是齐国田荣。”

    项庄惊讶道:“怎么会在这样?我们应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范增道:“先派哨骑好生打探,确定章邯的具体动向,元帅在东线作战要更小心才是。我们全力攻打李由,争取早日拿下雍丘,回师救援,老夫稍后再解释缘由!”

    砀邑,尹旭和项梁商议一番,得出了同样的结论,章邯的目标八成齐国。

    钟离昧摇摇头,叹道:“真奇怪,章邯绕了这么大的圈,目标竟然是大楚,而是齐国。”

    尹旭道:“不奇怪,章邯是秦国上将军,任务是平定六国之乱,必须从全局出发,目标不会仅仅局限在我们楚国。反倒是我们,视野受到局限,以至于有些被动。”

    项梁道:“是啊!齐国的局势,正好让章邯有机可乘。上次临济援魏一战,齐王田儋战死,其弟田荣立兄长之子田市为王。齐国故地贵族却抢先拥立齐王建之弟田假为王,为了这齐王的宝座,两家大打出手。鹬蚌相争,章邯这是坐收渔人之利啊!”

    尹旭叹道:“章邯这次可是玩大发了,先调动中原所有秦军,引的天下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到楚国,让所有人都以为他对楚国志在必得。然后在济水突然转道攻齐。出乎所有人的预料,大有奇兵之效。”

    项梁补充道:“另章邯时机把握的很好,先冷眼旁观田荣和田假斗的你死我活。之前田荣事先预料不到,再加上打败田假期的胜利,松懈是难免的,只能仓促应战。虽说田荣现在胜了田假,携新胜之师,但之前是惨胜,实力消耗甚大,根本不是章邯的对手。”…,

    在座的一名裨将忍不住问道:“进攻齐国直接打就好了,何必大费周章,先与我们楚国全面开战。真正目标却是齐国田荣,何必呢?”

    项梁解释道:“齐楚接壤,又都是大国,单纯攻打任何一国,另一方都会派兵救援,之前魏国临济之战便是个例子。所以必须各个击破,相比之下楚国的义军数量众多,想要全歼并不容易。齐国相对弱于楚国,何况齐王田儋新丧,为了王位正内斗不休,正是出兵的好时机。单是对齐动兵,齐国一定向大楚求援,相对于对抗齐楚两国大军。”

    尹旭接口道:“秦军兵力远比我们充足,章邯布局,董翳、司马欣、李由看似全线进犯楚国,实则是拖住我们的兵力,不让我们援救齐国。我现在甚至怀疑,当日盱眙的行刺是章邯策划,并非为了挑起我们和宋义的猜忌争斗,真正目的是为了引我们抗秦,让秦楚开战做的有模有样。我认出的那个刺客,或许是章邯故意安排的也未可知?”

    想起此事,尹旭不由的有些害怕,其实不过是赵成误打误撞的结果。章邯从中看到的妙处,加以利用罢了,其中缘由又岂是外人能闹明白的。尽管是个误会,但尹旭并不知道,不禁惊出一身冷汗,深深感觉到章邯的可怕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呢?”钟离昧不无担心。

    项梁道:“东来,今天这一仗很漂亮,杀掉了董翳的锐气。”

    尹旭摇摇头:“若非樊哙及时出现,想要取胜当真有些不易,说起来该给他记上一功才是。”

    听到樊哙的名字,项梁的神情明显一滞,迟疑道:“是当如此!”

    尹旭道:“元帅,我们决不能坐视齐国沦陷,田荣落败!须的尽早解决了董翳和李由,出兵援齐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不错!唇亡齿寒啊!”项梁不由一叹。

    尹旭不失时机道:“元帅,我的兵力有限,若是有充足的兵力定能事半功倍。沛公刘邦麾下樊哙,周勃等人都是骁勇战将,还有陈王旧部吕臣距此并不甚远,若能参战必能加速董翳败亡。”

    项梁露出一丝苦笑,点点头:“好吧,通知刘邦和吕臣,商讨并参与应战董翳和援助齐国。”

    尹旭会心一笑,与钟离昧一道离开大帐,前往营帐探视今日受伤的兵卒。

    却说钟离昧回去的路上,听到营帐一侧有人说话:“你听见没,那个淮阴人怎么说,章邯的目标是齐国,真是可笑……”

    另一个声音响起:“是啊,秦军正和我们楚国打的火热,怎么回事齐国。那姓韩的是个疯子,自视甚高,信口胡诌罢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做小兵的还是多砍几颗人头来的实在!什么声东击西,什么唇亡齿寒,他以为他是谁啊!”

    “别理他,听说他以前做过跨夫啊!”

    “是吗?难怪,哈哈!”

    钟离昧心头一震,一个小兵竟能看出章邯目标是齐国?莫非是高人?好奇之下想要追上去一问究竟。奈何远远有人高喊:“钟离将军,范老先生急报!”

    范增的军报,钟离昧不敢怠慢,只得放弃找人的想法。心道:只要他人在军中,迟早能找到!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《修真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<小说内容>相关阅读More+

成人大片

轩辕项明

  笏:天子以球玉;诸侯以象;大夫以鱼须文竹;士竹本,象可也。见于天子与射,无说笏,入大庙说笏,非古也。小功不说笏,当事免则说之。既搢必盥,虽有执于朝,弗有盥矣。凡有指画于君前,用笏造,受命于君前,则书于笏,笏毕用也,因饰焉。笏度二尺有六寸,其中博三寸,其杀六分而去一。

女人天堂网在xian

单于依玉

  舊目韓康伯:將肘無風骨。

妈妈的朋友5在线播放

乙易梦

  桓車騎在荊州,張玄為侍中,使至江陵,路經陽岐村,俄見壹人,持半小籠生魚,徑來造船雲:“有魚,欲寄作膾。”張乃維舟而納之。問其姓字,稱是劉遺民。張素聞其名,大相忻待。劉既知張銜命,問:“謝安、王文度並佳不?”張甚欲話言,劉了無停意。既進膾,便去,雲:“向得此魚,觀君船上當有膾具,是故來耳。”於是便去。張乃追至劉家,為設酒,殊不清旨。張高其人,不得已而飲之。方共對飲,劉便先起,雲:“今正伐荻,不宜久廢。”張亦無以留之。

男男网

火暄莹

  徐孺子年九歲,嘗月下戲。人語之曰:“若令月中無物,當極明邪?”徐曰:“不然,譬如人眼中有瞳子,無此必不明。”

赛高福利视频

段干庚

  世論溫太真,是過江第二流之高者。時名輩共說人物,第壹將盡之閑,溫常失色。

九九视频精品38在线播放

子车平卉

  庾公嘗入佛圖,見臥佛,曰:“此子疲於津梁。”於時以為名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