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《位面之纨绔生涯》。

    夜,盱眙!

    晚风习习,满天繁星。今日的盱眙城格外热闹,并没有因为夜晚的到来而安静。

    六月初十,黄道吉日吗,太子熊心登上镶金砌玉的高台上,正是登基为王,复称楚怀王。并在改建的王宫中接受群臣朝贺,楚国正式复国。

    登基之后,熊心正是以楚王的名义下诏,册封项梁为上柱国,武信君;刘邦为沛公;尹旭为绍兴侯。这都是几天前已经定好的,此时不过是补个程序而已。同时,项羽也被加封为鲁公,英布的当阳君也正式合法化,以及其他一些臣子将领也都有封赏。

    最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宋义,熊心数日前已经册封宋义为令尹,上将军,负责楚**务。谁也不曾想到,登基大典之后的朝会上,宋义的荣宠更进一步,楚怀王还送给宋义一个尊号“卿子冠军”。卿子,时人相褒尊之辞,犹言公子也。上将,故言冠军,赞誉褒扬程度显而易见。宋义成为名符其实的成为楚国臣子第一人,军方统帅。大有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的势头。

    宋义一扫前几日的晦气,大有扬眉吐气的感觉,更加的嚣张,更加的目中无人。项梁一系的人马大受冷落,在人气和面子上降到了最低点。又郁闷的应该是尹旭,当日在大殿上,处心积虑,借着宋义挑事的机会,发飙将其逼到死角。更态度强硬地逼楚怀王表态,做出选择。

    然而结果有些出乎意料,尹旭承认自己有些低估了牧童太子。熊心一轮封赏,对各人不同程度的拉拢和打压,再次玩了一手完美的平衡。实力相对薄弱的宋义在楚王的权利支持下,暂时占了上风。今夜除了王宫的庆祝外,宋义府上更是大摆筵席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宋义还冠冕堂皇地送来请函,尹旭眉头大皱,借口推辞了。现在不去,不是自取其辱嘛!绍兴侯怎么愿意受他这份嫌气。早早地叫了蒲俊、高易几人喝酒去了。

    项羽也颇为郁闷,太子熊心不识好歹,千辛万苦找他回来,这这般恩将仇报。虽说熊心才受形势所迫,项羽不经意间已经将他和宋义一起恨上了,多年后痛下杀手的决心,未尝不是始于今日。

    项羽回到府中时,见到一个沧桑的背阴独立花园之中,抬头凝视天空,正是范增。项羽暗自摇摇头,从房中拿着一件披风,轻轻走过去披在范增肩上。

    范增一回头,看到项羽的恭敬关怀之情,心头泛起一阵阵感动。

    项羽轻声道:“范老先生,夜里寒气重,您年纪大了要多注意身子才是。”

    范增点点头,心里中暖融融的,他一生无儿无女。一帮弟子对他也多是敬畏,师徒父子间这样平凡的关怀,范增却很少体验过。想起此事,年届七十的他不禁唏嘘。

    “范老先生这是在观星?”项羽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范增收摄心神,说道:“不错,天上星辰与人间世事彼此关联,观察星辰变化,会给人一些启示。”

    项羽问道道:“不知范老先生今夜观星,可有什么收获?”

    范增遥指星空说道:“你看,西北天场的那颗硕大的星辰,黯淡无光。那是帝星,曾经的秦始皇光彩夺目,如今的秦二世倒行逆施,亡国就在眼前,所以帝星昏暗。”

    项羽暗自点点头,虚心求教。只听范增续道:“你看这边,中间那颗光芒闪烁的星辰便是将星,熠熠生光。正是他的出现,让西北的帝星逐渐黯淡无光,那就象征着领导伐秦大业的统帅,也就是所谓的将星。你可知这将星指的是谁?”

    项羽迟疑一下,轻轻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,只是不好意思说罢了!”范增笑道:“将星指的是便是你项家叔侄,更确切的是你,将来这大好基业终究要交到你手中的。”

    呵呵,项羽少有的腼腆一笑:“借您吉言,项籍一定竭力而行,发扬光大。”

    范增轻轻一笑,似乎没听到,往前走出几步,叹道:“将星随然光芒闪烁,但亮度已经大不及之前,甚至有继续黯淡的趋势啊!”…,

    将星代表的是他项家叔侄,将星黯淡岂非他叔侄……项羽急忙问道:“范老先生,您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你看!”今夜格外明朗,星辰十分清楚,范增指着将星所在的方向,说道:“那边有一颗星辰,带着淡淡的尾巴,正面冲向将星。这就是所谓的克星犯主,籍儿你以为这克星是何人?”

    不经意间,范增对项羽的称呼也发生的变化。或许彼此都未留意,或许都心领神会,心照不宣。总之,从这个夜晚开始,范增和项羽之间的感情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宋义!”项羽回答的很肯定。

    “不错!正是宋义,小人得志,不会长久。至于怀王,也不用担心,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小娃娃,耍些小聪明罢了!这些正是目下楚国形式的写照。”范增说道:“然而这些都不是重点,老夫近来观星,发现一些不同寻常之处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项羽顿时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范增指着星空,指点道:“天场之上,除了客星冲撞将星,还有两颗小星。北方那边一颗小紫星光芒渐生,大有夺目之可能。还有将星旁边的那颗小星,散发出淡淡的光芒,与将星隐隐辉映。”

    项羽顺着范增的手指的方向看过去,确实看到一个小星,光芒尚微笑,若不仔细留意,很容易忽略。

    范增道:“之前老夫一直不明所以,不知道这星辰代表何人?直到近几日才有了眉目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项羽迟疑地看着久久不语的范增,半天才道:“您是说刘邦和尹旭?”

    “不错!怀王殿上册封二人公侯爵位,老发才恍然大悟,确定是他二人。”范增侃侃而谈道:“老夫并不担心宋义那颗客星,反倒是刘邦,紫星大有光辉夺目之像。刘邦此人看似无赖,实际胸有大志,奸诈狡猾前途难测。而且他身边有张良,萧何,周勃等有识之士甘心相助,难保日后不会成就大事。元帅过于轻视刘邦,彭城的种种已经结下梁子,日后你不可大意!”

    项羽这才意识到,范增这么关心自己,心中孺慕之情陡生。范增续道:“这次他与宋义勾结,两边讨好,成为实际上的最大赢家。日后行事不得不防啊!”

    “是!”项羽点点头,思索片刻又问道:“范老先生,那尹旭呢?”

    “看不透!”范增的回答太过突兀,项梁不禁心头一震。

    良久,范增才叹道:“这小星在将星之旁,光芒初生,并不瞩目。光芒多半是将星辉映所得,但是……”范老先生迟疑片刻说道:“也有可能是其光芒为将星所掩盖,一旦脱离将星的压制,会不会光彩四射,谁也不知道……总之,留在身边会大有裨益,若是留不住,情愿他不存在……你懂吗?”

    范增的话意味深长,项羽心头一震,目光闪烁,脸色几变。郑重点点头,了事了然于胸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范增猛然连续咳嗽!

    项羽赶忙上去为其顺气,劝慰道:“范老先生,夜凉了,回房休息吧!”气拔山兮气盖世的霸王,小心翼翼地扶着范增,往房中走去。

    直到二人背影彻底消失的拐角处,一侧的花木后,悄然走出一个身影,显然已经在此“躲藏”许久。只见他抬头看看璀璨闪耀的星辰,若有所思,露出一丝颇为高深莫测的笑容,转身离去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《位面之纨绔生涯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<小说内容>相关阅读More+

污到下面滴水的gif9分钟

乌雅东亚

  王藍田為人晚成,時人乃謂之癡。王丞相以其東海子,辟為掾。常集聚,王公每發言,眾人競贊之。述於末坐曰:“主非堯、舜,何得事事皆是?”丞相甚相嘆賞。

一二三在线观看视频

高巧凡

  所谓治国必先齐其家者,其家不可教而能教人者,无之。故君子不出家而成教于国。孝者,所以事君也;弟者,所以事长也;慈者,所以使众也。《康诰》 曰:“如保赤子。”心诚求之,虽不中,不远矣。未有学养子而后嫁者也。一家仁,一国兴仁;一家让,一国兴让;一人贪戾,一国作乱,其机如此。此谓一言偾事, 一人定国。尧、舜率天下以仁,而民从之。桀、纣率天下以暴,而民从之。其所令反其所好,而民不从。是故君子有诸己而后求诸人,无诸己而后非诸人。所藏乎身不恕,而能喻诸人者,未之有也。故治国在齐其家。《诗》云:“桃之夭夭, 其叶蓁蓁。之子于归,宜其家人。”宜其家人,而后可以教国人。《诗》云:“ 宜兄宜弟。”宜兄宜弟,而后可以教国人。《诗》云:“其仪不忒,正是四国。” 其为父子兄弟足法,而后民法之也。此谓治国在齐其家。

袋熊视频安卓版下载安装

戊彦明

  滿奮畏風。在晉武帝坐,北窗作琉璃屏,實密似疏,奮有難色。帝笑之。奮答曰:“臣猶吳牛,見月而喘。”

久久网视频

勇帆

  孝武山陵夕,王孝伯入臨,告其諸弟曰:“雖榱桷惟新,便自有黍離之哀!”

光身美女

全文楠

  司馬景王東征,取上黨李喜,以為從事中郎。因問喜曰:“昔先公辟君不就,今孤召君,何以來?”喜對曰:“先公以禮見待,故得以禮進退;明公以法見繩,喜畏法而至耳!”

无翼乌口工全彩无遮挡手鞠

邦柔

  诸侯行而死于馆,则其复如于其国。如于道,则升其乘车之左毂,以其绥复。其輤有裧,缁布裳帷素锦以为屋而行。至于庙门,不毁墙遂入适所殡,唯輤为说于庙门外。大夫、士死于道,则升其乘车之左毂,以其绥复。如于馆死,则其复如于家。大夫以布为輤而行,至于家而说輤,载以輲车,入自门至于阼阶下而说车,举自阼阶,升适所殡。士輤,苇席以为屋,蒲席以为裳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