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《大医凌然》。

    “子房先生!”

    尹旭压根没想到,自己一句礼貌称呼,会让众人大为惊讶。

    刘邦讶然看着尹旭,心中疑惑,他们认识?否则他怎会知道张良的表字?英布心中奇怪,东来兄弟认识的人还真不少啊!萧何睁大了眼睛,张良为何会突然出现在刘邦身边,地位犹在周勃、曹参等人之上。他疑惑张良身份的同时,也诧异尹旭何以认识张良。

    张良有些愕然道:“尹将军认识在下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众人又是惊讶,显然张良并不认识尹旭。为何他一出口便能呼出张良的表字呢?

    尹旭察觉到问题所在,心中讪讪一笑,刚才他确实激动了。见到刘邦也不觉得有什么,可是张良却不同了,前世的他对张子房可是敬佩有加。在他眼中,楚汉之间最富智慧的便是张良,若是没有他刘邦根本不可能成大事。

    张良的智慧还体现在他懂的功臣身体,想想汉初那么诸侯王,领兵将军有几个得到善终?萧何是文臣,在军方的影响小,刘邦并不担心,故而一直信任恩宠有加,成为剑履上殿第一人。韩信是个军事天才,大汉江山几乎是他一人打下,功高震主必死无疑。彭越、英布这些手握重兵的异姓王一样,必然是兔子狗烹的下场。

    同为汉初三杰,张良却看得比谁都清楚,早早的推出庙堂,功成身退,安享万年。前世尹旭的陕西汉中的张良庙旅游过,他清楚地记着庙前的竹子中间都是弯曲的,当地人砍下来直接做拐杖用。竹子弯曲,或许正是张良一生妙计百出,知进退的写照吧!

    此时骤然见到这位心中偶像,激动是难免的,按照古代习惯尊称一句子房先生算作礼貌。可他喊得太快了,没等刘邦介绍完,否则也不会出现这种尴尬。以至于得赶紧想办法圆谎,好在故事是现成的,必须绞尽脑汁。

    尹旭轻轻一笑:“子房先生出身韩国贵族,祖上累世卿相,名望早已在外。博浪沙一杵,可惜误中副车,不过先生之勇气与威势实让人赞叹,在下佩服已久。”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还是萧何反应快,惊道:“那年博浪沙秦皇嬴政险些遇刺身亡,是子房先生所为?”

    博浪沙秦始皇遇刺的事情,他们早有耳闻,为此秦皇还曾下令举国搜捕。谁也没想到刺杀的勇士竟然是张良,众人赞赏、敬佩的目光自然而然全部落到张良身上。

    这才发现,稳重的张良竟满脸惊愕之色,难以置信地看着尹旭。刘邦、萧何、英布几个已经反应过来,心中同时升起疑问。张良心中疑惑,尹旭知道他的家世并不难,他家本是韩国贵族名声在那,何况会稽的项伯与他还是至交好友。

    只是这良博浪沙的义举他又是如何得知呢?看张良的神情,众人人也大惑不解。

    张良愕然道:“可惜不曾一举杀了秦皇,不过此事尹将军是如何得知的?”

    呃……尹旭注意到众人表情,马上意识到又出问题了,本来想圆谎的,没想到越扯越远。心头不禁泛起一个疑问,《史记》上写的明明白白,张良是韩国贵族,家中五代为相。韩国灭亡后,张良散尽家产,请来一位大力士,打造一百二十斤的大铁锤,准备行刺秦始皇。秦始皇的车队经过博浪沙时,力士投掷铁锤误中副车。

    尹旭马上意识到自己哪里出问题,历史确实如此,没错!不过从发生,道天下皆知有个过程,这个光辉事迹目前还没有传开。当时秦始皇被行刺,必然龙颜大怒,举国通缉凶手,张良只能隐姓埋名躲藏起来。那时候他绝对不敢四处宣扬自己行刺秦始皇,那不是找死吗?

    所以此事现在没有传开,也只有张良自己和亲近的人知道,所以从尹旭嘴里说出来就有问题了。怎么办呢?张良以智计著称于世,若胡乱编造自然会被他识破,想到这尹旭脑中灵光一闪。

    尹旭面色和煦,微笑道:“子房先生不必奇怪,小子有幸曾见过黄石公,得他老人家指点一二。对先生的英勇事迹十分钦佩,可惜一直无缘得见,今日总算是得偿所愿。”…,

    黄石公?何许人也?众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张良却是目光耸动,微一迟疑,诚恳道:“尹将军见过黄石公他老人家?”

    尹旭拱手道:“前几年在彭蠡泽畔,有幸见到黄石公,蒙他老人家厚爱,指点小子几日,实乃三生有些。他老人家时常提起您,小子实在仰慕的紧。子房先生研习《素书》多年,想必已有大成,若有机会还要向您指教。”

    这下张良真的信了,当年他行刺秦始皇不成,遭到通缉,躲藏到下邳一带。一日在桥上遇到一老人,故意将鞋子弄到桥下,让张良去捡。出于尊老之心,张良拾起鞋子,老人却让他为之穿鞋,子房先生虽怒不可遏,却也耐着性子为老人穿上鞋子。

    老人丢下一句“孺子可教”扬长而去,并约张良五日后桥头相见。张良五日后到来时,老者已经先到,并不指责他迟到,再定下五日之约。如此三次,张良终于得到老人肯定,并授予书册,正是《素数》。

    此事只有他自己和黄石公两人知道,若非黄石公告知,尹旭不可能知道。轻轻点点头,诚恳问道:“黄石公他老人家可好?如今身在何处?”

    从张良的表情和话语中,尹旭断定这回自己蒙对了。其实张良与项伯彼此熟识,尹旭本想说从项伯处得知,但想着英布等人就在旁边,张良在短时间内很可能见到项伯,岂不快会被拆穿。所以冒险说出了黄石公,隐士高人通常都神龙见首不见尾,想要对质可是难上加难!

    尹旭朗声道:“他老人家身体康健,一切安好,只是这行踪并不知晓。离开彭蠡泽时,,他老人说要云游天下,具体前往何处,就不得而知了。”他并不知道,黄石公与另外几个老头子有个并称——商山四皓,若干年后或能一见。

    众人这下算是明白了,听尹张二人言语,这黄石公是位高人,先后指点过他们,说起来他们还有同门之谊。刘邦最是清楚不过,他可是见识到了张良的学识,尹旭的名声也在那摆着,看来是名门高足,名副其实。刘邦又想起之前尹旭对他了解详细,此时又对张良知之甚深,推崇备至。在惊叹尹旭之时,对张良的重视也更进一步,目光落到张良身上,心道:此人大才,一定不能放过!

    如此说开了,众人恍然大悟,一同说笑着往南城的军营去了。此时的铜山城里血水四溢,尸横遍地,焉能做待客之地。

    与刘邦、张良并骑而行,尹旭心有余悸,看来以后说话做事一定得小心了。这是一个“血淋淋”的教训,史书绝对不可尽信!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《大医凌然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<小说内容>相关阅读More+

吻美女脚

示丁丑

  魏武行役,失汲道,軍皆渴,乃令曰:“前有大梅林,饒子,甘酸,可以解渴。”士卒聞之,口皆出水,乘此得及前源。

孽徒为师的腰都快断了文本

锺离玉英

  曾子曰:“孝子之养老也,乐其心不违其志,乐其耳目,安其寝处,以其饮食忠养之孝子之身终,终身也者,非终父母之身,终其身也;是故父母之所爱亦爱之,父母之所敬亦敬之,至于犬马尽然,而况于人乎!”凡养老,五帝宪,三王有乞言。五帝宪,养气体而不乞言,有善则记之为惇史。三王亦宪,既养老而后乞言,亦微其礼,皆有惇史。

禁忌寝事by甜脆萝卜txt

轩辕红霞

  客問樂令“旨不至”者,樂亦不復剖析文句,直以麈尾柄確幾曰:“至不?”客曰:“至!”樂因又舉麈尾曰:“若至者,那得去?”於是客乃悟服。樂辭約而旨達,皆此類。

借金姐妹

钟离丑

  許掾好遊山水,而體便登陟。時人雲:“許非徒有勝情,實有濟勝之具。”

终极三国之一女n夫

桐元八

  离坐离立,毋往参焉;离立者,不出中间。

美女脚镣

毋阳云

  道路:男子由右,妇人由左,车从中央。父之齿随行,兄之齿雁行,朋友不相逾。轻任并,重任分,斑白者不提挈。君子耆老不徒行,庶人耆老不徒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