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《生如蝉翼》。

    “玛的,湖滨的天气真是诡异。”辛刚看看了看天空骂了一句。傍晚时分还是晚霞千里,刚入夜时尚能看见月影星辰,可是这会呢?乌云满天,暗沉沉的。最要命的是白日里温暖的和煦的湖风,这会变得阴冷潮湿,吹到身上寒意袭人。

    安排完值夜的岗哨后,辛刚便一头扎进了营帐。哨骑证实盗匪确是翻越榕树岭,去了番邑县境内,安桐二话不说立即带人追了过去。辛刚则奉命留下来看守营地和粮草,对此他很满足,一个亲兵什长能够统率三百人,即便只是个看守,也让他很是激动。

    盗匪如今在番邑,有安校尉的大军围堵着,自己这边乐的清闲。辛刚一头倒在榻上,长长地伸了懒腰,舒坦!要是有个女子渡夜就更完美了,辛刚暗自意淫聊以自慰,军纪严明,这事只能想想罢了,唉!

    火把燃烧着,时而噼啪作响,黯淡的光线下,曾经风光一时的李副将窝在角落里。青石沟一败,安桐虽未治他死罪,活罪却没少受,从统领一军的副将一落千丈,变成一个看守草垛的小兵。

    更让人郁闷的是,别人岗哨的位置基本都是背风处,而自己却要在这风口上挨冻,真尼玛操蛋。站了半夜,李副将终于有些熬不住了,赶忙靠后,倚在后面的草垛里享受难得的温暖。

    郁闷的是刚靠着没多久,腹内突然翻江倒海,咕咕想个不听。李副将叫苦不迭,只得爬起来对近处的哨兵说道:“阿四,我闹肚子,去解决一下,你看着点。”

    唤作阿四的士兵没好气道:“去吧,难道还有人偷营不成?值夜就是做做样子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,盗匪都在番邑那边,即便是在这附近,还敢来……”突然脑中闪过一丝灵光,刚刚想要捕捉的时候,腹中又是一阵。李副将那还理会别的,赶忙提着裤子跑开了。

    “火头李,跑远点啊,别熏着我,呵呵!”阿四的笑骂声传来。

    李副将恼怒不已,以前身为副将别人见到都是毕恭毕敬,如今呢?称呼都改了,火头李,哼哼!只是个卑微的火头军而已。郁闷他跑进树林中,解开腰带蹲下,口肛齐开。

    “玛的,都是那些千杀的盗匪害的老子落到这步田地,尹旭你个小王八蛋,若让老子见到你定将你碎尸万段,哼哼!”咬牙切齿的叫骂,加上排泄带来的畅快,李副将轻轻舒了口气,很是舒坦。

    “呸,你有这个本事吗?”远处的树丛里,有人压低了声音轻轻喝骂,紧接着一股奇臭飘来,赶忙掩住了口鼻。

    冷冷的湖风吹过,李副将暴露在外的光屁股倍觉凉意,急忙扯了几片树叶解决问题,提了裤子就往回跑。

    刚跑出没几步,突然听到身旁的树丛几声轻响,紧接着一只有力的大手已经捂住口鼻,一柄长剑也悄无声息地驾到脖颈上。

    “想对付我们公子是吗?可惜你不配,更为可惜的是,你已经没有企及我们公子的机会了。”说话的正是蒲俊。

    李副将瞪大了眼睛,看到一张年轻的面孔,“我们公子”?是谁?一刹那过后他反应过来,心中叫苦不迭,刚还想把人碎尸万段,这一刻却已成了人家倒下亡魂。同时他猛然想起,刚才脑中的那一丝灵光——盗匪要偷营,不,已经成为事实了。

    他们所有人都再一次低估了尹旭,都以为盗匪在番邑,谁知道人家却在自己老巢处。只可惜明白的太晚了,和上一次在青石沟一样,只不过这一次没了那么好的运道。

    剑刃抹过,一道血痕,李副将轻轻挣扎一下,鲜血横流的喉管微动,发出咝咝的响声。蒲俊以为他要呼救,一只大手捂的更紧了,李副将心中苦笑:我只是想说,不要将我碎尸万段,给我留一具全尸。只可惜他终究未能说出口,铜铃般的眼睛逐渐没了神采……

    蒲俊虽然没听到,但只是剥下了他的衣裳,并未将其碎尸万段。李副将泉下有知道,也算是死的瞑目了。,

    蒲俊提着李副将的衣裳,眉头大皱,暗骂一句:真臭!大事要紧,抖了两下,穿在身上,低着头往秦军营寨走出。

    “火头李,回来了啊!”阿四小皮笑脸地调笑着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火头李并未理会他,而是捂着肚子走了过来。阿四并未在意火头李怎么不说话,帽檐还压得这么低,继续说笑道:“怎么?没拉干净?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走到近前的火头李突然冲了过来,扼住阿四的脖子,并将其摁倒在地。

    阿四大惊,拼出吃奶的劲,从嗓子里挤出极为细微的声音:“你疯了,火头李,你……”昏暗的火光下,他突然发现帽檐之下的人早已李代桃僵,他不是火头李,那是……偷营?

    阿四终于反应过来了,想要呼喊,却已经没有机会了。蒲俊一手大手扼的更紧了,只是片刻功夫,阿四成为今晚第二个阵亡的秦军士兵……

    蒲俊赶忙起身,四处搜寻一番,草垛一旁是粮仓。放心欣喜的是,还找到几罐夜里点火把用的桐油,急忙泼洒之后,打落了燃烧的火把。看着火苗蹿起,蒲俊会心一笑,一闪身消失在后面的树林中……

    “着火了!”

    “快救火!”

    辛刚被部下的叫喊声惊醒,急忙冲出营帐,只见军营四处火光冲天,军营里乱成一片。

    “救火!”辛刚大喊着,跑过去一探究竟。粮草已经淹没在火海中。强劲的湖风吹过,风助火势,将附近的营帐卷入其中。来不及逃走的士兵,瞬间被火舌所吞没,发出声声悲呼。

    扑灭大火已经是不可能了,辛刚尚且惊疑不定,嗖嗖声响起,竹木制的弩箭连天而来。秦军大多匆匆起身未着甲胄,中箭者不知几何。辛刚终于明白过来——有人偷营。

    来不及多想,辛刚立即组织手下抵抗。然死伤在大火与竹箭下的秦军已有过百人,更为要命的时,秦军睡梦中惊醒来救火,许多人并未携带兵器。

    尹旭在外看的分明,当机立断指挥众盗匪冲了上去。青石沟一役之后,盗匪各个手持利剑,上去毫不客气地往秦军身上招呼。优劣势态完全颠倒,赤手空拳与长剑利刃相对结果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辛刚大惊失色,惊呼秦军抵抗,好在他出于习惯,出帐时顺手持剑在手。故而立即挥剑砍杀,一交手才知,盗匪并非一群乌合之众,而是训练有素。

    不过他出身西北边军,身手矫捷,几剑下去便劈到三名盗匪,一时间势如猛虎。尹旭在远处瞧见兄弟中剑到底,二话不说便冲了过来,断水在第一时间出鞘。

    对于古代剑术,尹旭本不擅长,好在蒲俊懂些,闲来便随着学习。最近范青到来之后,尹旭想起当日对付褐衣骑士时,众家将精巧的剑术,便抽空请教。之后又融合了前世的西洋击剑与大刀砍劈的招数,加之尹旭本身的力量与灵活性,形成一套特有的尹氏剑法。

    甫一交手,辛刚便大感奇怪,他确定自己的剑术水平在此人之上,却奈何不了些许奇奇怪怪的招数。几招过后,尹旭也意识到自己的弱点,心知若时间长了,被人摸清楚自己的套路,就大大的不妙了。

    故而寻个机会,暴喝一声,双手持剑,断水锋利的剑刃向下砍去。辛刚大惊,举剑挡格,铛!两剑相交,断水锋利异常的剑刃在尹旭大力砍劈下,顿时断为两截。剑锋势头不减,直接砍向面门,多亏了辛刚身手敏捷,临危一闪躲开了致命之击,代价是肩膀上一道半尺长的伤口,顿时血流如注。

    几名手下见状,急忙上前相救,辛刚才得以暂时脱身。什么兵器?竟如此锋利?辛刚初时于慌乱之中,并未在意尹旭的兵器,此时忍着剧痛向尹旭手上瞧去。

    火光下,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,那把剑……辛刚瞪大了眼睛,喃喃道:“将军剑……”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《生如蝉翼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<小说内容>相关阅读More+

秋葵视频APP官方网站下载

张简泽来

  大庙,天子明堂。库门,天子皋门。雉门,天子应门。振木铎于朝,天子之政也。山节藻棁,复庙重檐,刮楹达乡,反坫出尊,崇坫康圭,疏屏;天子之庙饰也。

日本3区不卡AV

查香萱

  孔文舉有二子,大者六歲,小者五歲。晝日父眠,小者床頭盜酒飲之。大兒謂曰:“何以不拜?”答曰:“偷,那得行禮!”

九九漫画首页

车雨寒

  君无故,玉不去身;大夫无故不彻县,士无故不彻琴瑟。士有献于国君,他日,君问之曰:“安取彼?”再拜稽首而后对。

黄色电影

香景澄

  王司徒婦,鐘氏女,太傅曾孫,亦有俊才女德。鐘、郝為娣姒,雅相親重。鐘不以貴陵郝,郝亦不以賤下鐘。東海家內,則郝夫人之法。京陵家內,範鐘夫人之禮。

亚洲日韩最新片

浦午

  大乐正论造士之秀者以告于王,而升诸司马,曰进士。司马辨论官材,论进士之贤者以告于王,而定其论。论定然后官之,任官然后爵之,位定然后禄之。大夫废其事,终身不仕,死以士礼葬之。有发,则命大司徒教士以车甲。凡执技论力,适四方,裸股肱,决射御。凡执技以事上者:祝史、射御、医卜及百工。凡执技以事上者:不贰事,不移官,出乡不与士齿。仕于家者,出乡不与士齿。司寇正刑明辟以听狱讼。必三刺。有旨无简不听。附从轻,赦从重。凡制五刑,必即天论。邮罚丽于事。

在线a站免费完整视频

蓟平卉

  燕侍食于君子,则先饭而后已;毋放饭,毋流歠;小饭而亟之;数毋为口容。客自彻,辞焉则止。客爵居左,其饮居右;介爵、酢爵、僎爵皆居右。羞濡鱼者进尾;冬右腴,夏右鳍;祭膴。凡齐,执之以右,居之于左。赞币自左,诏辞自右。酌尸之仆,如君之仆。其在车则左执辔右受爵,祭左右轨范乃饮。凡羞有俎者,则于俎内祭。君子不食圂腴。小子走而不趋,举爵则坐祭立饮。凡洗必盥。牛羊之肺,离而不提心。凡羞有湇者,不以齐。为君子择葱薤,则绝其本末。羞首者,进喙祭耳。尊者以酌者之左为上尊。尊壶者面其鼻。饮酒者、禨者、醮者,有折俎不坐。未步爵,不尝羞。牛与羊鱼之腥,聂而切之为脍;麋鹿为菹,野豕为轩,皆聂而不切;麇为辟鸡,兔为宛脾,皆聂而切之。切葱若薤,实之酰以柔之。其有折俎者,取祭肺,反之,不坐;燔亦如之。尸则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