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《在苏哥哥怀里撒个娇》。

    “剿匪?”番邑县衙,吴芮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大江沿岸,山林湖泽之间,确实聚集不少盗匪。自从他接掌番邑之初,也有过剿匪行动,后来他才发现多是些生活艰辛,无以为继的贫苦人家。故而只要不严重影响地方治安,一向都是睁只眼闭只眼。

    可以说,各郡县皆是如此,朝廷对此也不怎么过问。可这刚一开春,朝廷怎么突然下令江东剿匪呢?

    “是的,大人,驻防庐江的的左校尉安桐已经率领五千士卒,进驻彭蠡东北了,朝廷下令,让我们做好粮草供给。”县尉陈奎如实禀报。

    吴芮疑惑懂道:“哦?已经动兵了?”

    “是的大人,据咸阳的消息说,是赵相的意思,故而安校尉不敢怠慢。赵相还说,只要全力协助剿匪,便不问我等治理不善之罪。”

    “赵相?我大秦几时多了个赵相国?”吴芮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陈奎讪讪一笑:“大人,咸阳一并来的公文,前丞相李斯欺君谋逆,已腰斩于咸阳。陛下圣旨,中车府令赵高继任为相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李相被腰斩?”一句话宛如晴天霹雳,吴芮顿时为之愕然,良久才道:“赵高继任?宦官焉能为相乎?此非滑天下之大稽?”

    陈奎心中一紧,迟疑片刻后,说道:“大人慎言!此乃陛下旨意,我等为臣子者只能遵旨行事。”

    吴芮一时心神激荡,听到陈奎直言,立即恢复镇定,说道:“本官失态了,为大军提供粮草的事情,就交给你去办吧!”

    “诺!”陈奎悄然退出,嘴角挂着一丝诡谲的笑意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待陈奎走后,一个年轻人从后堂走出,正是吴芮长子吴臣。“父亲,秦庭真是越来越过分了。当年李斯承诺过,任父亲为番君,治理番邑,压制百越,无需向咸阳缴纳赋税徭役,一切都是父亲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吴臣很是愤怒,续道:“可如今呢?先是派来了县尉,又是要赋税民夫。番邑本来物富民丰,安居乐业,如今也日渐民不聊生,那些盗匪也多是官逼民反。如今还要调兵横行彭泽,剿匪不假,我番邑百姓少不得受害,还要我们供应粮饷,这算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吴芮轻轻叹了口气,说道:“为父何尝不知?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以前还有始皇帝的七分威严,李斯的三分情面,然如今还有什么?”

    面对儿子的反问,吴芮轻轻道:“孩子,你还年轻,记住凡事要学会一个忍字!此事休再多言,好好回去读书吧!”说完长身而去,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吴臣看着父亲有些黯然的背影,眼神闪烁,默然无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水天相接,烟波浩渺,彭蠡泽湖光荡漾,波澜壮阔。

    湖边的一处小丘上,军帐连成一片。

    一男子站在丘顶,极目远眺。一身金光闪耀的盔甲,与他高大的身材正好相衬。三十来岁的年纪,浓密的胡茬,棱角分明的脸庞凸显出西北汉子特有的粗犷豪放。

    他就是驻守庐江的左校尉安桐,地地道道的关中人,据说祖上与秦王室有亲戚关系,因而蒙祖荫出镇庐江。前日突然接到咸阳诏令,剿灭彭泽盗匪,安桐二话不说立即率军出征。

    “末将辛刚参见校尉大人。”辛刚,二十五岁,出身上郡西北边军,前不久调防庐江。因他武艺出色,得安桐另眼相看,出任亲兵什长。

    “嗯!”安桐并未转身,淡淡道:“阎大人交待的事情查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辛刚恭敬回答道:“幸不辱命!已经查实,阎大人交待的那伙盗匪约有二百余人,领头的叫尹旭,不到二十岁的年纪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安桐微微有些惊讶道:“是个毛头小子?”

    “是的,不过此人似乎有些手段,御下极严,在这一带名声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能让阎大人,甚至是赵相念念不忘的人,看来确实有两下子。”安桐冷冷一笑:“不过,任他有三头六臂,区区数百乌合之众,岂是五千朝廷精锐的对手?”,

    辛刚笑着附和道:“那是,何况是大人亲自出马。”千穿万穿,马屁不穿。

    安桐很是受用,笑道:“派出斥候侦查,找寻盗匪出没之地,尽快出兵清剿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百里之外,一个优雅灵秀的紫衣少女独坐阁楼之上,远处湖光山色,波光粼粼。

    人不同,意境不同,湖泊也不同。少女面前风光无限,传说动人的震泽,而非彭蠡泽。

    震泽,即太湖,又名五湖,位于大江下游的会稽姑苏一带。相传范蠡曾携西施泛舟于五湖,湖光秀美,烟波动人。

    “范青见过小姐。”一个劲装武士在少女身后停下,恭敬施礼。

    “嗯,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老爷那边有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紫衣少女立即转身,关切问道:“爹爹那边情形如何?可都安好?”

    范青答道:“小姐放心好了,老爷得李由将军帮助,在魏地脱身,已然安抵定陶。大少爷暂时放弃了与东胡的生意,前去与老爷汇合,小姐不必担心。老爷派人传话说,过些日子回来与夫人和小姐团聚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!”少女轻轻一笑,旋又问道:“上郡和咸阳那边有消息吗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范青微一迟疑,沉声说道:“蒙将军死于狱中,李相被腰斩于咸阳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少女娇躯一震,沉默半晌后,问道:“李由将军作何反应?”

    “李由将军并未有什么行动,因为子婴公子身在咸阳。”

    少女心里咯噔一下,问道:“子婴在咸阳?他们没逃出来吗?”

    范青叹息道:“李将军手下和邓陵先生只救出了子夜小姐,子婴公子被抓到了咸阳,其余子女全部随扶苏公子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李由将军也是无奈啊!”

    “恕属下直言!”范青说道:“李由将军在扶苏公子一事上,与李相有很大分歧,会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少女摇摇头,道:“不会的,李由不是那种人,因为他忠于大秦。唯愿子婴兄妹都能平安。”

    范青道:“这个不用太担心,赵高月前刚刚在杜邮处死十位王子公主,指责声不断。不管怎么说,子婴公子都是始皇帝的嫡长孙,赵高应该不敢,何况还要以之挟制李由将军。至于子夜小姐,身在三川郡,安全无忧。”

    紫衣少女悠悠叹息道:“但愿如此吧!”

    旋即又想起一事,问道:“对了,那位公子的身份查到了吗?”

    范青答道:“查到了,出手相救的那位公子名叫尹旭,表字东来,番邑县香溪镇人。不知何故,于骊山服役途中得罪押送的伍长,险些被害。后杀死伍长兵卒,聚众为匪。不过,他们主要是“劫富济贫”,惩戒地痞恶霸与官吏,在当地口碑不错。”

    少女轻轻点点头,似乎有几分满意,有或者说与她的猜测相符。沉吟片刻,轻声问道:“尹公子家中可还有什么亲人?可有受到官府责难?”

    范青道:“小的去番邑查访过,尹公子本是孤儿,并无父母亲族。但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?”少女眉头一蹙,立即追问。

    “有一青梅竹马女子交好,名唤李玉娘,与跛足父亲经营一家客店。在尹公子逃亡山林不久,父女两人一夜之间销声匿迹,下落不明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少女不觉眉头又是一蹙,旋即又问道:“还有其他什么消息吗?”

    范青回忆道:“下人回来说,有一支数千人的朝廷军队,往番邑一带去了,打听之后得知是前去剿匪,属下怀疑很可能有尹公子有关。”

    少女眉头一紧,露出几分凝重之色,良久才悠然说道:“很有可能,江东盗匪猖獗,但朝廷都是睁只眼闭着眼,为何此时突然出兵剿匪呢?莫不是因为我们的事,惹怒了赵高,因为连累了尹公子他们?”

    “我们突然撤离,让他竹篮打水,必然是恼羞成怒。如今他大权在握,却不敢光明正大动我范家,转而迁怒于坏事的尹公子是很有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范青也是眉头大皱,说道:“没错,小姐所言极是。”

    少女拉回踱着步子,稍作沉思之后,沉着道:“密切注意彭泽情况,如有可能,尽可能给予些帮助,毕竟是受我们连累的。必要时可以父亲的名义向番邑县令吴芮求助,其弟吴莚是徐福先生侍卫,与家父颇有交情。”

    范青笃定道:“小姐放心,属下会妥善安排的。”

    看着范青离去的背影,少女轻轻自语道:“只能为你做这么多了,余下的就靠你自己了……”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《在苏哥哥怀里撒个娇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<小说内容>相关阅读More+

国产熟女

佟佳玉泽

  孔子既祥,五日弹琴而不成声,十日而成笙歌。

精品精品国产自在现拍

令狐秋花

  顧長康作殷荊州佐,請假還東。爾時例不給布颿,顧苦求之,乃得發。至破冢,遭風大敗。作箋與殷雲:“地名破冢,真破冢而出。行人安穩,布颿無恙。”

秋葵视频app在线下载

佴问绿

  彈棋始自魏宮內,用妝奩戲。文帝於此戲特妙,用手巾角拂之,無不中。有客自雲能,帝使為之。客箸葛巾角,低頭拂棋,妙踰於帝。

午夜影视不用充钱的

太史佳宜

  王子猷說:“世目士少為朗,我家亦以為徹朗。”

免费1级做爰片在线观看

昝霞赩

  子夏曰:“言则大矣!美矣!盛矣!言尽于此而已乎?”孔子曰:“何为其然也!君子之服之也,犹有五起焉。”子夏曰:“何如?”子曰:“无声之乐,气志不违;无体之礼,威仪迟迟;无服之丧,内恕孔悲。无声之乐,气志既得;无体之礼,威仪翼翼;无服之丧,施及四国。无声之乐,气志既从;无体之礼,上下和同;无服之丧,以畜万邦。无声之乐,日闻四方;无体之礼,日就月将;无服之丧,纯德孔明。无声之乐,气志既起;无体之礼,施及四海;无服之丧,施于孙子。”

富二代小抖音

费莫润杰

  天子将出,类乎上帝,宜乎社,造乎祢。诸侯将出,宜乎社,造乎祢。天子无事与诸侯相见曰朝,考礼正刑一德,以尊于天子。天子赐诸侯乐,则以柷将之,赐伯、子、男乐,则以鼗将之。诸侯,赐弓矢然后征,赐鈇钺然后杀,赐圭瓒然后为鬯。未赐圭瓒,则资鬯于天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