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《一剑长安》。

    宋义的突然出现,让尹旭和陈平原本完美的王孙寻访之旅,骤然变得很不爽快。奈何自己只带了三百精兵,宋义的兵力却足足有五千,后续人马正源源不断前往,硬抢肯定是抢白不过的。况且冷僻,少年老成的怀王嫡孙着了魔死的,对宋义异常的信任。

    君臣有别,太子爷要去盱眙,又有谁能反对呢?

    陈平低声叹息道:“彭城是眼下最好的建都所在,可这厮偏偏就选盱眙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安好心!”尹旭愤愤不平地挤出四个字。

    陈平叹道:“是啊!将来迁都彭城是迟早的事,只是这下项元帅亏大了,我们回去如何交代呢?”

    正在此时,宋义朗声笑道:“大家早些休息,明日启程,护送太子殿下前往盱眙!”

    陈平再次叹气,这一遭陈丞相气的可是不轻啊!

    宋义昂首阔步走了过来,似笑非笑道:“还请尹将军、陈大人及时返回彭城,向众诸侯宣布王命,请他们到盱眙朝拜。”

    陈平面色冷冷转过头去,苏岸站在不远处愤愤不平,几次想要出言喝骂,被蒲俊拦住了。看着宋义嚣张得意的表情,尹旭把心一横,掷地有声道:“通知彭城众诸侯是必须的,只是在下肩负保护太子殿下众人,不可擅离职守!”

    宋义笑道:“尹将军不必担心,有本官在,太子殿下安全无虞!放心去就是了!”

    尹旭摇摇头,故意装傻充愣道:“这可不行,薛地会盟时,在下答应众诸侯,亲自寻访太子殿下,并寸步不离保卫安全。如此重要的承诺,岂能失信于天下?何况是各路义军对大楚的耿耿忠心,本将更不可有丝毫疏忽了。”

    陈平见尹旭坚持,立马来了兴趣,回身笑道:“是啊!岂能辜负了大楚军民的拳拳赤诚?”与尹旭交换个眼神,眼中满是同仇敌忾的默契。你宋义想要单独控制太子熊心,挟太子以令诸侯,做梦!怀王嫡孙的近身护卫权绝对不能放手!

    宋义脸色一沉,说道:“尹将军这是不信任本官?”

    尹旭皮笑肉不笑道:“唉,宋令尹何出此言?您是大楚重臣,本将敬仰已久!”

    宋义冷冷道:“是吗?本官有足够的力量护卫太子殿下,尹将军军务繁忙,还是早些会彭城去吧!”

    “没错!确实军务烦劳,在下奉军令保护太子殿下,不敢有违!还请宋令尹见谅!”尹旭心道:老子今天就死皮赖脸一回,看你能这么样?

    宋义脸色越来越阴沉,今天虽然占尽优势,却不敢对尹旭、陈平怎么样。俗话说大狗还要看主人,目前项梁的威势如日中天,尹旭也是名动天下,如若轻举妄动,反而会授人以柄。今日的根本目的只是想将怀王嫡孙捏在手中,提高自身地位,但尹旭的坚持让他真有些为难了。看来只好在有限的范围内动武了,咳咳!

    宋义两声咳嗽后,后面走出一中年男子,怀抱长剑,沉默阴狠。挑衅地看看着尹旭,冷冷道:“尹将军口口声说要保护太子殿下,也不知道有没有这个本事?”

    不就是想要比武吗?尹旭一眼就看出了中年男子的目的。宋义啊!文斗玩不过来武斗,那就陪你玩玩。傲然道:“本事是靠实力证明的,不是靠嘴巴说的。”

    中年剑客神色倨傲道:“尹将军果然自信,世间总有些人不知天高地厚,盲目自负会死的很惨。尹将军若要肩负保护太子的重任,是不是得露上两手,展示一下实力,也好让这数千兄弟信服不是?”

    “正有此意!”尹旭回答的很干脆,关系到面子尊严的事情,绝对不会拖泥带水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立即抢道:“如此,平武愿意陪将军过两招,看看能不能入将军法眼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陈平不禁有些迟疑,说起来是寻常切磋,但一动起手,刀剑无眼,不是你死就是我亡,不禁有些担心尹旭的安危。

    尹旭轻轻摇摇头,示意陈平不必担心。从身形和气势上看得出,平武的武功修为不低,摸不清敌人的实力前,尹旭并无必胜的把握。但这一战,不禁事关名誉尊严,还关系到会稽集团的政治利益,所以避无可避。…,

    再者,与项庄学习已经大半年了,尹旭的剑术已非昔日的吴下阿蒙。两年来勤奋的气功修为,差不多已经把那股子暴戾之气完全融入经脉之中,功力增长不少,何况手上还有锋利无比的断水剑,有与嚣张轻敌的平武一战的实力。

    尹将军和平武要比剑,在场的士兵都来了兴趣。尹旭当年与项庄一战,在会稽军中人尽皆知。平武则是宋义的贴身护卫,也是威名远播,这样一场比斗的吸引力可想而知。熊康和屈明看在眼中,却干涉不了,事情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的能力范围。唯一有资格的熊心,却不不问,冷静的出奇,悠远的目光平静地看着两个剑手。

    士兵们已经让出场中的大块空地,篱笆早已经被踏平,一圈的火把照的恍如白昼。场中央,尹旭和平武都手握长剑,相对而立。宋义潇洒地走到一边,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,很得意。

    高手过招,气势很重要,平武本以为尹旭年轻气盛,会沉不住气。对视整整一刻钟后,尹旭波澜不惊,在四周士兵的质疑和催促下。平武不得不先一步拔剑出招,毕竟比试是他主动提出的。

    尹旭轻轻一笑,断水已然出鞘,一泓秋水在火光照耀下,闪动着寒芒。平武这才注意到,尹旭的兵器竟是一把锋利的宝剑,始料未及,不禁心中一惊,已然失了先机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两剑相交声不绝于耳,如雨点般敲打在每个人心头。

    一交手,尹旭便察觉到这个平武确实不简单,剑术犹在项庄之上,平心而论,若一直这样打下去,三百招之后自己必败无疑。出身军校的尹旭很懂得因势利导,自己还是有优势的。在短期爆发力上自己更胜一筹。而且平武一直过于自负,有道是骄兵必败,尹旭很快便抓住他大意的机会,使出以招式奇特,出其不意著称的东来剑法。

    咦?

    平武大惊,这是什么剑法?暂时收缩,避其锋芒。

    要是就是这样,再好不过了!尹旭抓住机会,脚下换着灵活的步伐,打摆大阖地,配合暴戾之气为基础的爆发力和断水锋利的剑刃,一剑一剑往下砍劈。力道之大,是平武怎么也没想到的,在奇怪的招式逼迫下,不禁有些左支右绌。平武心中暗叫不妙,他本已察觉到尹旭剑术不如自己,再拼斗一阵子,必定不是自己的对手。没想到尹旭竟使出这奇妙招数,瞬间反戈一击,难道今日要输给这个毛头小子?一世英名就这样毁了吗?

    宋义看着看着,脸上的笑容凝固了,眉头拧成个疙瘩。平武的实力他是知道的,竟被尹旭打的没出还手之力,他诡异了,看来这小子真不简单。弱冠之年便名动天下,果真名不虚传。他与平武可谓荣辱与共,不禁大为担忧,有些后悔这个草率的决定。

    熊康和屈明身为楚宫禁卫,本身就是武术高手。见到尹旭和平武刀光剑影,你来我往,不禁大为赞叹。尤其是尹旭不过二十岁的年纪,当真是后生可畏啊!熊心脸上也不禁露出欣赏和向往,目光悠远,若有所思。这场比斗也实实在在震惊了数千士兵,宋义的手下见到一直高高在上的平武,在尹旭面前竟这般“不济”,大为惊讶,对尹将军已然多了几分敬佩之情。

    陈平和苏岸虽随尹旭的武功有所耳闻,却未怎么见过,今夜有幸亲眼见到尹旭潇洒威武,剑势凌厉,不禁大为惊叹。手下的三百士兵见尹将军大展神威,震天的拍手声、喝彩声响成一片。

    蒲俊已经司空见惯,别人欢喜鼓掌时,他却多了一层隐忧。公子的情况他是知道的,这么大幅度的砍劈体力消耗甚快,他担心公子还能撑多久?想要完全击败平武似乎有些难……

    自身情况尹旭最是清楚不过,断水一剑一剑的砍劈严重消耗体力,连续二十多剑下去,已经有些不支了。本想坚持到劈断平武的佩剑,完胜收手的。奈何平武布满缺口的剑刃依旧坚挺,尹旭不禁暗叫不妙,再这样下去,只怕要被逆转。心念数转,跨不上上前,暴喝一声,连砍三剑,逼退平武,迅速后退。…,

    “今日就到此为止吧!平兄看看在下是否有本事保护太子殿下?”尹旭摆出一副罢手言和的姿态,说话的同时迅速调整气息,恢复体力。

    平武有些蒙了,没想到尹旭突然来了这么一手。刚才被尹旭逼的连续后退,大失面子,但他很快便发现尹旭的弊端,砍劈的力度在不断下降。本想着等到尹旭力竭之时,全力反攻,羞辱一番找回面子,未曾想到尹旭竟来了这么一招,不玩了。

    尹旭抢在力竭之前罢手,是为了躲避失败。但众人看在眼里,便是尹旭在巨大的优势下,胸怀宽广,饶过了他平武。刚才被逼着接连后退,和剑刃上无数的缺口便是最好的明证。平武有些哭笑不得,但尹旭已然罢手,若自己这时候再攻击,就大大的有失风度了。唉!这个哑巴亏是吃定了,平武眼中满是愤恨,暗自发誓:有朝一日,一定要报仇雪恨!

    宋义无比尴尬,手下第一剑客被尹旭这样“挫败”,颜面大失。好在熊心恰逢其时出面道:“两位都是我大楚一流的剑客,一同护卫寡人前往盱眙吧!”

    双方这才作罢,不至于闹得太过尴尬!但众人都刚才的战况可谓记忆犹新,津津乐道,更像是长了翅膀一样,传播到远方。

    尹旭这才长长松了一口气,靠毅力支持的身体已经疲惫到极点,全身满是汗水,**一片。正要转身离去时,一抬头正好瞧见平武怨毒不忿的眼神。尹将军又其实服输的人,嘴角浮起一起得意的笑容,心道:哥就是投机取巧,不服是吧?你活该自取其辱!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《一剑长安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<小说内容>相关阅读More+

张筱雨人体艺术魅惑

刚书易

  孔子曰:“臧文仲安知礼!夏父弗綦逆祀,而弗止也。燔柴于奥,夫奥者,老妇之祭也,盛于盆,尊于瓶。礼也者,犹体也。体不备,君子谓之不成人。设之不当,犹不备也。”

公息系列小玲28章

蔺采文

  父母之丧,居倚庐、不涂,寝苫枕块,非丧事不言。君为庐宫之,大夫士襢之。既葬柱楣,涂庐不于显者。君、大夫、士皆宫之。凡非适子者,自未葬以于隐者为庐。既葬,与人立:君言王事,不言国事;大夫士言公事,不言家事。君既葬,王政入于国,既卒哭而服王事;大夫、士既葬,公政入于家,既卒哭、弁绖带,金革之事无辟也。既练,居垩室,不与人居。君谋国政,大夫、士谋家事。既祥,黝垩。祥而外无哭者;禫而内无哭者,乐作矣故也。禫而从御,吉祭而复寝。

总裁的闲妻

逢俊迈

  伯高死于卫,赴于孔子,孔子曰:“吾恶乎哭诸?兄弟,吾哭诸庙;父之友,吾哭诸庙门之外;师,吾哭诸寝;朋友,吾哭诸寝门之外;所知,吾哭诸野。于野,则已疏;于寝,则已重。夫由赐也见我,吾哭诸赐氏。”遂命子贡为之主,曰:“为尔哭也来者,拜之;知伯高而来者,勿拜也。”

快穿之攻略的正确姿势

尔丁亥

  王戎有好李,賣之,恐人得其種,恒鉆其核。

a8欢喜就好

赫连欢欢

  朝玄端,夕深衣。深衣三袪,缝齐倍要,衽当旁,袂可以回肘。长中继掩尺。袷二寸,祛尺二寸,缘广寸半。以帛裹布,非礼也。士不衣织,无君者不贰采。衣正色,裳间色。非列采不入公门,振絺绤不入公门,表裘不入公门,袭裘不入公门。纩为茧,缊为袍,褝为絅,帛为褶。朝服之以缟也,自季康子始也。孔子曰:“朝服而朝,卒朔然后服之。”曰:“国家未道,则不充其服焉。”唯君有黼裘以誓省,大裘非古也。君衣狐白裘,锦衣以裼之。君之右虎裘,厥左狼裘。士不衣狐白。君子狐青裘豹褎,玄绡衣以裼之;麑裘青豻褎,绞衣以裼之;羔裘豹饰,缁衣以裼之;狐裘,黄衣以裼之。锦衣狐裘,诸侯之服也。犬羊之裘不裼,不文饰也不裼。裘之裼也,见美也。吊则袭,不尽饰也;君在则裼,尽饰也。服之袭也,充美也,是故尸袭,执玉龟袭,无事则裼,弗敢充也。

婚后日常by廿乱

拜癸丑

  舊以桓謙比殷仲文。桓玄時,仲文入,桓於庭中望見之,謂同坐曰:“我家中軍,那得及此也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