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《跨界闲品店》。

    见主事的后台到来,满地打滚的莽汉顿时一阵激动,喊道:“何伍长,这二人行凶伤人,请为我们做主。”

    伍长何坤骑在马上,腰悬青铜长剑,先与莽汉交换个眼神,继而恶狠狠地扫了尹旭二人一眼,厉声喝问:“你二人何故在此惹事生非?”

    尹旭沉声道:“伍长大人,惹事生非的他们,在下乃是自卫,这位兄弟只是打抱不平而已。”

    何坤似笑非笑,扬鞭一直地上几个莽汉:“哦?可受伤的是他们。”

    莽汉见状急忙补充道:“就是,这小子桀骜不逊,出手伤人,我兄弟不愿与之计较,否则怎会被打他打伤?”

    打抱不平的年轻人冷冷道:“呸,技不如人的孬种,还不知羞耻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有目共睹,还望大人明察。”刚才何坤与莽汉之间的眼神交换他看的清楚,言语之间明显偏袒。尹旭甚至猜测,此事是何坤在背后捣鬼。

    可是自己和他之间并无交集,更谈不上恩怨仇恨,莫非自己不经意间得罪他了?

    何坤一本正经道:“本伍长向来明察秋毫,此时清清楚楚,就是你二人惹事生非,殴打他人,必须严惩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伍长所谓的明察秋毫?”年轻人冷冷反问,言语神态颇为不屑。

    “怎么?小子活得不耐烦了,竟敢对本伍长不敬?”何坤似乎有些恼怒,厉声喝问。

    “颠倒黑白,处置不公,哪里值得人尊敬呢?”

    “你找死!”何奎一声暴喝,手青铜剑已然从拔出,砍了过来。

    尹旭拉着短年闪身避开,沉声道:“何伍长,秦律有规定,若是押送的民夫少了,你也跑不掉吧?”

    尹旭依稀记得,汉高祖刘邦当年押送民夫,其中两人逃跑。刘邦恐到达之后获罪,义释众人,结果众人不仅不走,还跟随刘邦一起隐藏与山林之间,后来才有了斩蛇起义一事。

    何坤哈哈一笑:“说的不错,只不过……嘿嘿,只要本伍长带上尔等人头即可。”临走时,表妹马氏给他不少财物,只是让他暗地里收拾尹旭。如今又见这两人如此“嚣张”地无视自己,加之几个莽汉先失一局,又听尹旭这般说道,不禁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何坤心中想到,看表妹那神情,想必是恨极了这臭小子。既然如此,那就帮忙帮到底吧!不等尹旭说话,便大叫一声:“此二人意图逃走,给我抓来来,若遇反抗,格杀勿论。”说着便挥剑上来砍杀。

    尹旭闪身避开一件,远处站着的几个兵卒也冲了上来,依旧是以二对五的格局。不同的是尹旭与年轻人手无寸铁,而对方却是兵戈在手的士兵。

    尹旭二人不断灵活闪避,不敢与兵器正面相对,只能寻机反攻。一时间,五把兵器却也奈何不了他二人。何坤额上不禁多了几粒汗珠子,手上的剑招也就更狠。

    闪身避开一脚,一柄长剑朝腰间而来,水袋正悬于那处。尹旭大惊,身子往下一蹲,左肩上登时一阵疼痛,血迹喷洒而出。

    水袋!

    士卒们很快发现这一弱点,或者说顾忌吧!兵戈纷纷而来。

    尹旭怒了,彻底怒了。

    前一刻,他想着如何逃走,不想与秦朝官府发生直接冲突,至少现在不想。而这一秒他打算杀人,水囊承载着太多情谊,何坤等人小人伎俩,彻底激怒了尹旭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尹旭暴喝一声,一个箭步冲上去,躲开长剑。没等那名士卒反应过来,脖子咔的一声响,便没了气息。

    民夫杀人了,民夫杀了兵卒!

    何坤和其他几名士卒有些惊恐,在他们眼中,杀死一个民夫,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的简单。可是现在呢?软弱如绵羊一般的民夫竟然如此大胆,竟敢杀人?

    其余民夫见到动手杀人,都有些胆寒,远远站在一边,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何坤瞪大了眼睛,不得不相信这样一个事实——自己的一名手下被杀了。愤怒的眼神随即锁定在自己身上,让他禁不住打个寒颤。,

    一旁的年轻人也是为之一震,初时只是打抱不平,后来见这少年不惜受伤也要保护那支水袋,足可见其意义非比寻常,而少年也是重情义之人。此时更为了水袋而杀人,有血性!

    两人迅速抢攻,夺下两支长剑在手中,以长攻短,迅速斩杀三人,只剩下何坤一人愣在马上,两股战战。

    在他一愣神的瞬间,座机一声嘶鸣,倒在地上。青年一剑看在马腿之上,何坤滚落马下,不等站起来,血迹犹在的长剑已经驾在脖颈上。

    “好汉饶命,好汉饶命!”适才的神气一扫而空,何坤战战兢兢,不住求饶。

    地上的五个莽汉也是不住颤抖,其中一人的裆部已经滴滴答答,谁会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。一个弱冠少年如此胆大包天,杀死了押送的士卒,难道他想造反吗?

    “何伍长,在下一介小民,似乎与你无冤无仇,为何要处心积虑害我呢?”尹旭怒目喝问,何奎不禁吓的哆嗦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耐性是有限度的!”尹旭手臂一动,何奎颈上多出一条血痕。

    何奎顿时全身颤抖,战战兢兢道:“好好,如实相告,饶我一命如何?”

    尹旭冷冷一笑:“说还是不说?”长剑往前一递,一行鲜血顺着剑刃流淌,滴滴答答落在草地上。

    鲜血在脖间流动,胸口**的,一片鲜红。何坤颤声道:“是表妹让我收拾你的,她是香溪亭长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!”尹旭冷冷一笑,果真如此,与自己的猜测相差无几。凡事必有原因,何坤故作此举有明显报复的意思,但是自己与其并无恩怨。只有在香溪镇,得罪过马氏与吴有才,当日离开时何坤也曾在吴仲家停留,以及临走时吴有才不怀好意的眼神。至于何坤与马氏的亲戚关系,却不曾想到。

    “好汉,我已如实相告,可以放过我了吗?”何坤小声试探着。

    “放过你?让你去找官兵抓我?还是去找你那不知廉耻的表妹啊?”尹旭似笑非笑道:“再说了,我几时答应过放过你?”话音落地之时,长剑抹过,一缕血红。

    何坤应声倒地,已经成了一具无声无息的尸体。一双眼睛仍旧睁的大大的死,似乎在质问:我说了,为何还要杀我?

    残阳如血!

    尹旭肃然立于最后一丝余晖当中,全身如同镀金一般闪耀着光芒,手中一柄长剑自然垂下,剑尖处,鲜血依旧滴滴答答。弱冠少年的身影是那样高大,不由地给人强烈的震慑。

    五名押送的士兵全死了,接下来该怎么办呢?民夫们不禁有些恐慌,茫然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年轻人走过来,笑容带着几分赞赏,拍拍尹旭肩膀,说道:“兄弟,有胆识!”

    尹旭这才回过神,转身对青年躬身一拜,说道:“多谢兄弟相助,还未请教兄弟高姓大名?在下尹旭,表字东来。”

    年亲人哈哈一笑道:“我叫蒲俊!”

    两人又问过年纪序长幼,尹旭大上一岁,蒲俊赶忙改口叫大哥,自此之后两人便以兄弟相称。

    说话之家,营地中呼声不断,一众民夫惶惶不安,嚷成一片。

    押送的五名士卒死了,接下来如何是好呢?自己前往骊山?回家?还是……民夫们茫然不知所措。一阵慌乱之后,有人将目光投向尹旭,毕竟这一切都是因他而起,希望能得到一个说法。

    此时尹旭倍感压力沉重,适才杀人是迫不得已,如今这局面该如何收拾呢?

    站在原地沉思片刻,尹旭长出一口气,做出了一个“艰难”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各位兄弟叔伯,先对大家说声抱歉!因我一己之事,累及大家。”尹旭躬身一鞠,续道:“我本一介小民,无意间得罪了亭长妻儿,不想其竟然买通伍长何坤,要取我性命。在下无奈,迫不得已,只能杀之自保。”

    众人初时并不知具体缘由,此时听了尹旭解释,不禁纷纷点头,原来如此。,

    “我知道大家现在都为难,想着该何去何从?现在可以有这种几种选择,一是,自己主动前往骊山服役。路途遥远,一路艰辛可想而知,就算到了骊山又如何呢?有几人能平安回来呢?况且没了官兵引路,少不得会误期,会是怎样的待遇?”

    “二是回家,少不得被官府知悉,少不得要躲藏一时。请务必小心,万一被官府发现,秦律严苛,大家是知道的;三是,去官府禀报。这样不仅能光明正大回家,或许还能免除今年的徭役。放心,我不会拦着,官府迟早会知晓。但是明年呢?说不定还要去修陵墓,筑长城,去了能回来吗?”

    “还有就是,暂避山林,静候时机,起兵反抗暴秦。诸位如何选择,请自便好了。”

    起兵反抗暴秦?不就是谋反吗?人群众顿时炸开了锅。前三条众人可能都有思量,唯独第四条,众人压根就不敢往那想。

    见到这幅情景,尹旭淡淡一笑,朗声道:“大家想想,这些年暴秦严刑峻法,赋税徭役何其繁重,我们都过的啥日子?躲过了今日,明日呢?后天呢?到头来还是一个死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可曾记得,我等本是大楚子民,是亲人灭亡了我们的国家。可还记得,南公当年所言:楚虽三户,亡秦必楚!”身在楚地,东来本事楚人,尹旭自称大楚子民倒也算“名符其实”。

    众人皆是心神激荡,自秦人统一之后,赋税徭役确实繁重不堪,生活更是苦不堪言。尹旭的一句话点醒大家本乃楚人,心中的故国情怀重新燃起。仔细想想,如今无论如何,似乎到头来都躲不过一死。营地上顿时群情激愤,。

    见时机成熟,尹旭心一横,站到一块大石上,振臂高呼:“壮士不死则已,死即举大名耳,王侯将相宁有种乎?”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《跨界闲品店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<小说内容>相关阅读More+

影音先锋z资源站在线

李乐音

  桓宣武作徐州,時謝奕為晉陵。先粗經虛懷,而乃無異常。及桓還荊州,將西之間,意氣甚篤,奕弗之疑。唯謝虎子婦王悟其旨。每曰:“桓荊州用意殊異,必與晉陵俱西矣!”俄而引奕為司馬。奕既上,猶推布衣交。在溫坐,岸幘嘯詠,無異常日。宣武每曰:“我方外司馬。”遂因酒,轉無朝夕禮。桓舍入內,奕輒復隨去。後至奕醉,溫往主許避之。主曰:“君無狂司馬,我何由得相見?”

潮吹指法

司马殿章

  祖士少見衛君長雲:“此人有旄仗下形。”

丝瓜视频无限次数

碧鲁艳珂

  君子之道,费而隐。夫妇之愚,可以与知焉,及其至也,虽圣人亦有所不知焉。夫妇之不肖,可以能行焉;及其至也,虽圣人亦有所不能焉。天地之大也,人犹有所憾。故君子语大,天下莫能载焉;语小,天下莫能破焉。《诗》云:“鸢飞戾天,鱼跃于渊。”言其上下察也。君子之道,造端乎夫妇,及其至也,察乎天地。

秋葵视频app下载在线观看

公叔树行

  王輔嗣弱冠詣裴徽,徽問曰:“夫無者,誠萬物之所資,聖人莫肯致言,而老子申之無已,何邪?”弼曰:“聖人體無,無又不可以訓,故言必及有;老、莊未免於有,恒訓其所不足。”

在线极速中文字幕

隆己亥

  三日而食,三月而沐,期而练,毁不灭性,不以死伤生也。丧不过三年,苴衰不补,坟墓不培;祥之日,鼓素琴,告民有终也;以节制者也。资于事父以事母,而爱同。天无二日,土无二王,国无二君,家无二尊,以一治之也。故父在,为母齐衰期者,见无二尊也。

k频道在线 在线观看

淳于代芙

  鐘會撰四本論,始畢,甚欲使嵇公壹見。置懷中,既定,畏其難,懷不敢出,於戶外遙擲,便回急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