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《尘缘》。

    六月,江南梅雨时。

    坐在山洞口,看着外面的瓢泼大雨,尹旭亦喜亦忧。喜的是大雨将自己一行人走的很痕迹冲刷的一干二净,让秦军难以寻迹而追。再一点,风雨交加,道路泥泞,秦军一时三刻间只能止步不前。

    忧的是雨过天晴时,如何面对秦军围剿。他怎么也没想到,按兵不动月余之后,会稽的右校尉周康率军三万与安桐合兵一处,总兵力达到三万四千人。虽说是剿灭整个江东盗匪,但尹旭更愿意相信秦军是冲着自己来的,有时他在心中自嘲:赵高,你也太看得起我了,不就是搭救了紫衣母女吗?至于生大么气吗?

    那对母女,或是说她们背后的家族到底有何特别之处?竟让赵高这么在乎。他曾旁敲侧击地问过范青,却并未得到想要的答案,范青总是遮遮掩掩,顾左右而言他。一两次之后,尹旭也就不再多问。

    五月中,范青想方设法,从彭泽水路运来一些粮草医药后,便离开回去复命了。尹旭请他代为转达对谢意后,便再无联系,虽说自己救了人家一命,范青给予自己莫大的帮助,已经远远超出了报恩的范围。尹旭铭记于心,恩怨分明,知恩图报,这是他做人的原则。

    一得到三万大军围剿的消息,尹旭便于高易、蒲俊等然商议对策。秦军人数有三万余之巨,装备精良,训练素养,岂可略其锋芒。经过之前安桐的失败后,秦军不会再自大轻敌,想再占到便宜几乎不可能。反倒是如何躲避秦军的追缴才是关键。

    好在之前秦军按兵不动时,尹旭便已察觉有异,似乎有些暴风雨前宁静的感觉,故而提前做了准备。在范青送来粮食的同时,蒲俊带人在一隐蔽处发现一个山洞,洞内面积很大,容纳上千人也不在话。尹旭看过之后,便命人秘密将粮食用品转移至此,令人欣喜的是山洞中一处泉眼,解决了水源问题。

    然而秦军步步推进,搜索极为仔细,若不是这场及时雨,藏身之处暴露只是迟早的问题。不过,尹旭倒并不是很担心,只要能躲藏一两个月不被发现,熬到大泽乡起义爆发,自己的处境应该会好很多。所以除了掩藏好行迹,还需要做的就是祈祷陈胜、吴广按时动手。

    山洞里燃着篝火,虽说是六月天,然而淫雨霏霏日子久了,难免有些潮湿阴冷。再有一点,也是照明和烹煮饭食的需要。好在蒲俊有经验,就地取材,令人及早准备下大量足够的干柴。否则连日大雨,只能望天兴叹了。

    正听着一众盗胡侃,一个穿着蓑衣草鞋的兄弟突然急匆匆跑回来,一进来就气喘吁吁道:“公子,有人……”

    尹旭心头一紧,问道:“怎么了?”虽说山洞隐蔽,但为了安全,少不得在外安排几个岗哨。

    “山下有人正朝这边来了,有数百人之多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尹旭猛然一惊,难道泄露了踪迹,秦军冒雨追击而来?略一迟疑,吩咐道:“蒲俊,快去看看,大家都做好战斗准备。”

    蒲俊胆大心细,头脑灵活,身手又好,可以说是尹旭的头号帮手。听到尹旭吩咐,知道情势危急,赶忙起身出去。

    余下的人心中七上八下,剑拔弩张,严阵以待。直到一刻钟后蒲俊返回,确定来人身份是同道中人。

    此次周康大军进驻,江东可谓鸡飞狗跳,各路盗匪被追的抱头鼠穿。更有数路人马被大军无情绞杀,一时间江东各地风声鹤唳,盗匪纷纷躲入深山。

    这一行三四百人便是如此,遭到秦军追剿后,仗着地形之便逃走。虽逃过一劫,却不敢在原地多停留,趁着大雨连夜逃走,冒着大雨在山间躲藏四五日,几乎筋疲力尽。

    行至此处,其中一个当地人知晓此处有个山洞,众人一阵欣喜,实在该找个遮风挡雨,休息躲藏几日。可是当他们到达的时候,才返现已经有人捷足先登。,

    尹旭打量着众人进入山洞,只见领头的是个三十岁上下的男子,体格健壮,双目炯炯有神,脸上黑色的刺字很明显。尹旭知道这叫黥,是古代的一种刑罚,此人身份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黥面男子进来见到尹旭等人,有些错愕,几次欲言又止,机警的目光不自觉地落到一柄柄长剑上。尹旭看在眼中,知道他心中想些神马,故而朗声道:“众位大哥好,我等为生活所迫,流落山林,如今官兵大军围剿,不得已才躲藏此处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黥面男子的神情稍微放松,笑道:“同道中人,我等亦是如此,逃过秦军追剿来此避雨,不想遇到各位兄弟。”

    尹旭抱拳道:“敢问大哥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黥面男子礼貌回答道:“在下英布,叫我黥布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英布?”尹旭虎躯一震,心中惊道:此人是大名鼎鼎的英布。前世的他对《史记》多少有些涉猎,英布本是骊山刑徒,后逃亡长江一带为盗匪,后来投靠项羽叔侄,乃其麾下头号猛将,灭秦之后分封为九江王。后与项羽闹翻,叛楚归汉被刘邦册封为淮南王。与韩信、彭越并称汉初三大将,只不过功高震主,在刘邦剪除异姓王的过程中,以谋反罪被杀。

    受过黥刑的面庞便是最好的明证,尹旭相信他就是英布。想不到自己穿越秦末,见到的第一个历史名人是威名赫赫的英布,而且是在这样的场合下。(其实蒲俊才是第一个,但尹旭还不知道他就是历史上战绩卓著的蒲将军。)

    看着尹旭的表情,英布再一次感到错愕,问道:“怎么?莫非兄弟知晓在下?”

    尹旭摸摸后脑勺,心道:见到历史名人难免激动,这恐怕是穿越众共同的烦恼吧!轻轻笑道:“英布大哥威名赫赫,小弟自然有所耳闻,未曾想今日有幸得见,真是荣幸之至。”

    呃?英布疑惑道:我有这么响亮的名头吗?说不定人家真听过我黥面英布的名讳呢。当下礼貌道:“兄弟谬赞了,不过是形势所迫,混口饭吃罢了!哪里谈得上威名?要不然也不会被秦军追赶,落魄之斯!”

    尹旭笑道:“英大哥过谦了,众人兄弟一路劳苦,先进来烤火歇息吧!稍后在煮些饭食与各位食用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高易、蒲俊、陆明心中都有些奇怪,萍水相逢,公子怎么对这个黥面男子如此礼敬有佳?当真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英布的手下经过连日奔波,可谓是饥寒交迫,此时闻听能烤火吃饭,尽皆激动不已。正好尹旭等人正在烧煮粥汤,洞中香气四溢,一众前胸贴后背的落汤鸡馋的口水直流。

    英布没想到尹旭会这么客气,抱拳道:“如此多谢了,英布感激不尽!对了还未请教兄弟高姓大名?”

    尹旭一拍脑门,笑道:“我竟忘了自保家门,小弟尹旭,英大哥不必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尹旭?”

    英布身旁突然蹿出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,用他的破锣嗓子怒吼道:“你就是那尹旭尹东来?”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《尘缘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<小说内容>相关阅读More+

快穿每个世界都被c

上官治霞

  曾子吊于负夏,主人既祖,填池,推柩而反之,降妇人而后行礼。从者曰:“礼与?”曾子曰:“夫祖者且也;且,胡为其不可以反宿也?”从者又问诸子游曰:“礼与?”子游曰:“饭于牖下,小敛于户内,大敛于阼,殡于客位,祖于庭,葬于墓,所以即远也。故丧事有进而无退。”曾子闻之曰:“多矣乎,予出祖者。”曾子袭裘而吊,子游裼裘而吊。曾子指子游而示人曰:“夫夫也,为习于礼者,如之何其裼裘而吊也?”主人既小敛、袒、括发;子游趋而出,袭裘带绖而入。曾子曰:“我过矣,我过矣,夫夫是也。”

身度下

辛庚申

  水潦降,不献鱼鳖,献鸟者拂其首,畜鸟者则勿拂也。献车马者执策绥,献甲者执胄,献杖者执末。献民虏者操右袂。献粟者执右契,献米者操量鼓。献孰食者操酱齐。献田宅者操书致。

快穿之带着系统收集液体

钟离兴瑞

  事亲有隐而无犯,左右就养无方,服勤至死,致丧三年。事君有犯而无隐,左右就养有方,服勤至死,方丧三年。事师无犯无隐,左右就养无方,服勤至死,心丧三年。

日本动漫网

柴冰彦

  王平子目太尉:“阿兄形似道,而神鋒太俊。”太尉答曰:“誠不如卿落落穆穆。”

师傅吃完请负责h部分

允迎蕊

  庾子嵩作意賦成,從子文康見,問曰:“若有意邪?非賦之所盡;若無意邪?復何所賦?”答曰:“正在有意無意之間。”

歪歪漫画网首页登录

六念巧

  陈器之道,多陈之而省纳之可也;省陈之而尽纳之可也。奔兄弟之丧,先之墓而后之家,为位而哭。所知之丧,则哭于宫而后之墓。父不为众子次于外。与诸侯为兄弟者服斩。下殇小功,带,澡麻不绝本,诎而反以报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