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《纨绔霸王闯春秋》。

    一声奇怪的鸟叫声响起,官道之上顿时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绊马索?褐衣骑士们反应过来的时候,已经晚了。官道上怎么会有绊马索呢?可惜他们已经没有时间再疑惑。又是一声鸟叫,竹木制成的弩箭从两边林间嗖嗖而来。褐衣骑士大多跌落大马,乱成一团,挥剑挡格,或是闪身躲避都成了一句空话。

    竹木箭矢杀伤力有限,只能射伤很难致人死亡。为弥补这点不足,蒲俊在箭头上涂上一些草木毒素,本还要涂抹蛇毒,却被尹旭阻止了,只为劫财尽量不害人命。虽不至人死亡,但麻痒难当,使人失去战斗力还是没问题。

    更为要命的是,战马中箭吃痛胡蹦乱跳,跌落马下的褐衣骑士可就惨了。重重的马蹄落下,顿时胸骨碎裂,因为踩踏致死者不知几何。这一点纯属巧合,谁也不曾料到,对此时的战况来说倒是意想不到的收获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变故,两方人马尽皆大惊,只不过一方是惊喜,一方是惊讶或者惊恐。

    疾驰的马车忽地停下,车上女子当机立断,令十名家将回身反击。虽说人数仍少许多,但有人暗中相助,士气上大为振奋,勉强算是势均力敌。又一轮弩箭射出之后,前期冲击的数十褐衣骑士死伤大多。箭矢一停,翻身回来的家将抓住时机,策马上前挥剑砍杀。褐衣首领眼睁睁地看着前锋全军覆没,不禁大为恼怒。

    尹旭大喊一声,近百人冲出密林。褐衣骑士大为震惊,待看清楚后,又不觉有效好笑。来人虽然声势浩大,却只不过是些手持木棒竹竿的山匪而已。

    很快,甫一交手,他们才发现自己轻敌了,一个个叫苦不迭。匪徒们三四人一组,上持竹竿扰乱视线,下以木棒重击马腿。战马骨折,褐衣骑士随之跌落的那一刻,后脑,脊背上已然乱棍加身。

    上砍骑兵,下砍马腿!

    尹旭淡淡一笑,一剑又看在马腿之上。心中暗道:嚣张是吧?骑马就了不起了?想“当年”金兀术的铁浮屠何等厉害,郾城之战还不是被岳家军的这一招打个落花流水。

    众家将发现妙处之后,纷纷仿效,一时间褐衣骑士叫苦不迭,死伤惨重。首领见势不对,火冒三丈,却又无可奈何朝远处的马车瞧了一眼,无奈下令撤退。成功近在咫尺,眼睁睁看着失败了,褐衣首领既是愤怒又是叹息。回到咸阳无法交差,等着他的会是什么呢?想到此处,一丝淡淡的忧惧浮上心头。

    一众“匪徒”第一次与官兵交战,而且还是骑兵,大获全胜,众人激动不已。尤其是几人合作,下打马腿,后背闷棍的做法推崇备至,对尹旭更是交口称赞。

    尹旭清点过后,只有数人受伤,而且并不严重,这样一个结果让他很欣慰。不需要吩咐,蒲俊和高易已经带人前去打扫战场。此时,一名家将徒步上前恭敬施礼后,说道:“多谢壮士相救,我家主人邀壮士上前一叙述,当面向您致谢!”

    尹旭知道马车之上是女儿,下车相见确实不便,微笑道:“客气了!”说吧随家将往当先的马车走去。

    车门打开的一刹那,尹旭只觉香风扑鼻,定睛一看车中坐着两个女人。一个年纪在三旬左右,端庄华贵,姿色不俗。身旁一名轻纱覆面的少女,正当妙龄,一身紫色秋装,刺绣着兰花摸样的花纹,显得神秘而高贵。垂地的长裙正好掩一双芊芊玉足。虽然轻纱掩盖,但从垂在两侧的青丝,与那幽深如湖水,动人无比的眸子,以及言笑晏晏的神态,看得出此女定然貌美如花。

    “夫人,小姐!”尹旭微一颔首,算作见礼。

    “多谢公子相救,我母女二人感激不尽。”妇人点头道谢,大家贵妇的风范十足。

    尹旭尴尬一笑,不知该如何回答,自己本来打算劫道的,没想到误打误撞反而成了救人。

    那少女眉间带笑道:“公子不必客气,不管公子出于何种打算,搭救我等一行却是事实。”,

    少女吐气如兰,言语神态得体大方,刚刚经历祸事,丝毫不见慌乱。单是这份镇定与胆略就不一般,尹旭笃定这对母女身份非比寻常。

    尹旭轻轻笑道:“小姐见笑了!”

    少女又道:“恕奴家冒昧,公子仪貌不凡,似乎是书香子弟,何故会流落此处呢?”

    “哪里?小姐谬赞了,在下一介山野村夫,因得罪地方官吏,杀人自卫,不得已避祸山林。”

    “哦?原来如此!公子才识不凡,可曾为前途计?若蒙公子不弃,奴家愿重金聘请。”

    尹旭心中暗笑,原来小姑娘是想招揽自己,先不说她家世如何?作何营生?关键是自己早已另有打算。不禁笑道:“蒙小姐高看,多谢美意,不过小子乃是官府通缉要犯,怕是会给贵府带去麻烦。再说,还有这数百兄弟,他们愿意跟着我,我又如何弃他们于不顾呢?”

    少女轻轻点头,言道:“如是奴家冒昧了,为感谢公子想救之恩,此处赠与公。”说着从座旁以锦匣内取出一柄剑,身旁的妇人顿时露出惊讶神色,却被紫衣少女一个眼神阻止了。

    美女藏剑于车中?

    尹旭好奇之际,少女已然将长剑了递了过来。芊芊玉手,肌肤白皙,玉指如葱,尹旭不禁一怔,木讷地接过长剑。

    “此剑赠与公子,还望公子笑纳!”

    拔剑出鞘,两个篆字映入眼中,尹旭瞪大了眼睛却不认识。少女见他神色,不禁眉头微皱,眼中闪过一丝疑惑。

    剑刃出鞘,如一泓秋水,寒意阵阵,剑刃极为锋利,青芒闪动。只看一眼,尹旭便笃定这是一把宝剑,绝世宝剑。

    “此剑太过贵重,还请小姐收回,在下受之有愧。”尹旭还剑入鞘,双手递上。

    少女摇头道:“宝剑赠英雄,留在我等女儿家手中,平白埋没了,公子佩此剑倒是相得益彰。”

    见少女说的恳切,尹旭颔首道:“如此,在下就却之不恭了,多谢小姐!”

    少女又道:“外面的百多壮士也辛苦了,范青,将余下的百金全部赠与诸位壮士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车边一名家将,领命前去。

    “百金?”尹旭喉间一动,咽了口唾沫,真是富人啊!

    秦始皇一统天下,车同轨,书同文,货币也随之统一。秦制以铜钱为下币,即半两钱,文重一致。以黄金为上币,以镒为单位,一镒为二十两,另有二十四两之说。五十金也就是一千两黄金,放在什么年代都是一笔巨款。

    紫衣少女出手也真是大方,更让人重要的是少女的口气,百金之数毫不在意。尤其是那句余下的,那么他们本来拿了多少金呢?这家人到底有钱到什么程度?这才是最让人惊讶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多谢小姐!”尹旭心中一笑,既然人家好意相送,还是不要客气的好。

    少女嫣然一笑道:“我们还要赶路,赶路,就不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尹旭施礼道:“夫人,小姐一路走好!”

    马车再次启动,二十多名家将护卫两旁,小心翼翼,匆匆离去。走出一段后,妇人轻轻舒了口气,说道:“赵高真是贼心不死啊,我们已经避开驰道,绕行偏僻的彭蠡泽,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……”

    少女摘取面纱,露出明眸皓齿,花容月貌,说道:“,我们已经很小心了,分批从关中撤离,却还是被老贼发现。从咸阳到江东一路追击,虽然一直竭力隐藏行迹,奈何……今日还真是多亏了那些盗匪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不知你爹他们现今如何?可能安然返回?”妇人脸上满是担忧。

    少女安慰道:“娘放心好了,爹爹那边不会有事了,赵高追赶我们如此紧迫,足可见爹爹已经全身而退。想必如今已然安抵定陶,过些日子会来与我们汇合的。”

    妇人知道女儿素来聪慧,所言必有道理,心情逐渐缓和。说道:“依兰啊!今日你出手也太大方了,一百金倒是小事,不过那断水剑乃是蒙将军佩剑,何况还有那个传说,怎可轻易送人呢?”

    少女道:“娘,女儿是不想绝世宝剑就此埋没,至于那个传说……多半只是传说吧。”

    妇人道:“宝剑在那年轻人手中不会埋没?”

    少女点点头:“切莫小看此人,不过弱冠之年,便能得到数百桀骜粗暴的匪徒尊敬信服,单是这本事就不简单。适才娘也看到了,上下打马腿的招数,可谓出奇制胜,可见此人很有头脑。”

    “更为难得的是,此人彬彬有礼,为人正派谦逊,见美色财货而不动心。我言语招揽,他恐连累我们,也不愿放弃自己的兄弟,可见此人有情有义。这样的人,来日必有大作为。”

    妇人将信将疑道:“这倒是,可我们连他姓名都不知晓,适才竟忘了询问。”

    “即便问了,他也不见得会说。”少女轻轻笑,朗声吩咐道:“范青,回去之后,打探清楚那位公子的底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马车疾驰而去,车上的少女看着窗外不断后退的景物,不知不觉陷入沉思……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《纨绔霸王闯春秋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<小说内容>相关阅读More+

调教母狗

太叔冲

  夏侯泰初與廣陵陳本善。本與玄在本母前宴飲,本弟騫行還,徑入,至堂戶。泰初因起曰:“可得同,不可得而雜。”

孟瑶三级

嘉丁巳

  王右軍與王敬仁、許玄度並善。二人亡後,右軍為論議更克。孔巖誡之曰:“明府昔與王、許周旋有情,及逝沒之後,無慎終之好,民所不取。”右軍甚愧。

父母儿女乱换目录

乐正己

  支道林問孫興公:“君何如許掾?”孫曰:“高情遠致,弟子蚤已服膺;壹吟壹詠,許將北面。”

影音先锋性福宝

爱冠玉

  孔子曰:「吾观于乡,而知王道之易易也。」

VR无码在线看

图门海

  儒有不陨获于贫贱,不充诎于富贵,不慁君王,不累长上,不闵有司,故曰儒。今众人之命儒也妄,常以儒相诟病。”

香蕉视频αpp

段干向南

  大学之法,禁于未发之谓豫,当其可之谓时,不陵节而施之谓孙,相观而善之谓摩。此四者,教之所由兴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