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《重生之世家子弟》。

    树叶上残留的雨水滴滴答答,连绵月余的梅雨总算过去了。

    雨过天晴,天边晚霞灿烂,正是夕阳无限好。余晖之下,尹旭与英布站在洞口,眺望远方。

    “雨停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!再不停,我们可要喝西北风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起来,为兄还真有些歉疚,若非多出我们这数百人,尹兄弟何至拮据至此。”

    “英大哥说哪里话,你我兄弟何必客气,粮食没了想办法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尹旭的态度让英布很是欣慰,当日杀了巴虎的数十手下,尹旭并未如预想一般向自己示威。反而对自己愈发的礼敬有佳,这样的结果一度让他摸不到头脑,一直小心戒备着。

    连续多日的接触后,英布感觉到尹旭并非做作,而是发自内心的敬重。数日下来,两日便成了亲密无间的好兄弟,闲来便讨论兵法作战,武功剑术什么的。

    英布对尹旭的格斗术甚感兴趣,整日与之切磋学习,当然了作为回报,一手绝佳的剑术倾囊相授。英布那是什么人?楚汉一流名将,项羽麾下第一勇士,剑术武功差的了吗?故而尹旭兴奋不已,更是受益匪浅。

    不过因为多出了一倍的人数,本来准备的粮食消耗甚快,已经有些捉襟见肘了。

    英布问道:“粮食的事,尹兄弟可有计策?”

    “英大哥总是这般客气,叫我东来就好!”尹旭心中叹道:这表字总算是有用得着的时候了,也算对得起东来了。脸上表情不便,说道:“江东一带人口本就稀少,百姓又连年遭到盘剥,即便是拿着金钱,也买不到粮食。所以啊!这事还得落到秦军身上,谁让他们是咱的运输大队长呢!”

    “运输大队长?”英布哈哈笑道:“这词新鲜,东来兄弟真是妙语连珠啊!”同时对于尹旭不扰民,不抢掠的的作风也颇为钦佩。

    “哪里?”尹旭尴尬一笑,说道:“”天也晴了,秦军进山是早晚的事,此处也不安全了,是该出去走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里呢?北边是周康的三万大军,南边据说还有数千人马,不过好像是你的手下败将!”英布分析着,不忘调笑几句。

    尹旭说道:“是啊!安桐以前便是手下败将,如今多了英大哥和这数百兄弟,就更加不惧了。当然了,这粮食的事情,自然就落到他头上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番邑县北,一队士兵护送着十数辆粮车正匆匆急行。当初安桐大军进剿之时,赵高曾下令番邑提供粮草。此番周康大军到来,人数甚多,需要也自然大,番邑小县难以支撑,故而都是从会稽运送。不过安桐的四千多人马仍驻守附近,粮草仍是由番邑供应。

    尹旭之前的一把火烧了他不少存粮,后来虽运来一批,然连续一个多月的大雨,安桐营中粮草几近告罄。故而天刚放晴,安桐便派人前往番邑催促,吴芮早已将此事全权交给县尉陈奎处理,也不多过问。

    陈奎乃是朝廷派驻,故而十分用心,忙的不亦乐乎,至于是否有其他因素就不得而知了。雨过天晴,道路不再泥泞稍有好转,便派人运了十几车粮食,巴巴地往安桐的大营赶去。

    “快走,快!”一名中年男子前后走动着,不住催促。此人是番邑县的一名功曹,姓张,乃陈奎心腹。

    突然打头的推车停了下来,张功曹急忙上前喝骂:“怎么回事?为何停了下来?”

    前面立即有人来回报:“禀张功曹,前面一处山石垮塌挡住了去路,想来是前几日大雨所致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张功曹眉头一皱,想起临走时陈县尉再三交代,除了粮食尚有一件极重要的东西,不敢耽搁。偏生遇上这等扫兴之事,却也只得无奈道:“快些派人前去清理,尽可通畅道路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押送的近百兵卒急忙上前搬石运土,张功曹来回踱着步子,有些着急。他没有注意到,一队人马借着树丛掩映,悄然接近,紧接着一排排弩箭从树丛后伸了出来。,

    一群押粮兵正不亦乐乎兼职做搬运工,突然一排排弩箭弩箭自后面飞出。竹木制的弩箭虽然杀伤力有限,却使得押粮兵顿时乱作一团。张功曹大惊失色,还没发现是怎么回事,一队人马已经提剑冲了上来,领头的正是尹旭与英布。

    他们赶在周康的大军搜剿之前,先一步离开藏身之处,仗着熟悉地形,绕行山林间再次回到榕树岭一带。一路虽避开了秦军,只是雨后山林之间潮湿泥泞,一路上也没吃苦。

    不过,当蒲俊打探到番邑即将要运粮给安桐的消息,众人纷纷开怀大笑,受再多的苦也显得无足轻重。这日一大早,运粮车自出了番邑城便有人监视着,尹旭等便在路上设置障碍,做好伏击准备。

    此时众盗匪冲上前去,押粮兵尚在混乱之中,很多人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,更谈不上组织有效抵抗。此情此景当真是狼入羊群,一边倒情势下,便将押粮兵尽数斩杀。

    整个战斗过程不到一炷香时间,尹旭与英布对望一眼,第一次合作十分默契。周大来报:“公子,都已经解决了,这些粮食用我们用几个月呢!”

    尹旭白了他一眼,笑道:“话是不假,只是我们能都带走吗?告诉兄弟们,每人尽数背些。余下的一把火烧了,带不走也不能便宜了秦军。”

    周大虽有不舍,然尹旭吩咐了他也只能照办,随即安排人分装粮食,有命人准备干柴火种。正在此时,蒲俊又匆匆而来,笑道:“公子,适才见此人鬼鬼祟祟想要逃跑,像是个官,被我抓了回来,交给公子处置!”

    尹旭尚未发言,身边的盗匪便已开怀不已,他们很官军恨之入骨,想要干什么显而易见。

    尹旭见此人是个矮个子,年纪在三十许,不知是否因为害怕显得有些猥琐。随口笑问道:“这位大人如何称呼啊?”

    矮子勉强挤出一丝笑意,讪讪道:“在下番邑功曹张柏,敢问英雄如何称呼啊?”

    “哦,在下尹旭表字东来,张功曹可知晓啊?”尹旭笑嘻嘻地问着,纯属逗趣。

    “尹旭?”张功曹心里咯噔一下,从一开始他便看出来劫粮的是盗匪,心中十分惊讶。朝廷数万大军围剿,盗匪竟还能这般嚣张?此时闻得面前的年轻人竟是尹旭,那个让安校尉恨的咬牙切齿的匪首。更想到陈校尉交待给自己事情,心中一片冰凉,忍不住下意识地低头往怀中瞟了一眼。

    见他表情有异,尹旭便多留了几分心,几个细微的动作全部落入眼中,尤其是那一瞟。尹旭轻轻一笑,使个眼色,蒲俊上去从张功曹怀中搜出一封帛书。张功曹顿时脸如死灰,更加印证了猜测,尹旭接过直接递给高易。

    高易看罢,神色凝重道:“公子,此乃番邑县尉陈奎写给安桐的书信,告发县令吴芮与盗匪勾结,私放公子过境。还揭发我们乘船北上劫寨一事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是的,”高易说道:“陈奎还说了,吴芮之子吴臣常有大逆不道之言,还言及吴芮已有不臣之心。”

    尹旭现下明白了,当初范青说有办法让自己安然通过番邑,确是得了吴芮首肯。只是范青如何能说动吴芮呢?不过紫衣女子身份神秘高贵,自有非凡之处。除此之外,这个消息还有什么作用呢?尹旭来回踱着步子沉思者。

    英布见状,问道:“东来,可是想到什么奇谋妙计?”

    “英布,吴芮!”

    两个名字在脑中闪过,尹旭依稀记起前世看过的历史书,似乎……只是时隔多日,有些不大确定。还有,如今虽说已经七月了,也不知……尹旭下意识地往北方看了一眼,略一犹豫,把心一横,暗道:姑且一试!

    看着英布询问的眼神,尹旭轻轻笑道:“奇谋妙计说不上,确实有些个想法要与大哥商量。”

    正在此时,只见一边周大举起火把,正要点火焚粮。尹旭见状急忙喊道:“周大,停下,不烧了!”

    “呃?怎么又不烧了呢?”周大回头茫然询问。

    尹旭从高易手中取过帛书,举在手中,笑道:“因为这个,意外之喜!”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《重生之世家子弟》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<小说内容>相关阅读More+

达达免第六午夜起神影院

夏侯重光

  殷中軍、孫安國、王、謝能言諸賢,悉在會稽王許。殷與孫共論易象妙於見形。孫語道合,意氣幹雲。壹坐鹹不安孫理,而辭不能屈。會稽王慨然嘆曰:“使真長來,故應有以制彼。”既迎真長,孫意己不如。真長既至,先令孫自敘本理。孫粗說己語,亦覺殊不及向。劉便作二百許語,辭難簡切,孫理遂屈。壹坐同時拊掌而笑,稱美良久。

白洁传txt

壤驷振岚

  宾客至,无所馆。夫子曰:“生于我乎馆,死于我乎殡。”国子高曰:“葬也者,藏也;藏也者,欲人之弗得见也。是故,衣足以饰身,棺周于衣,椁周于棺,土周于椁;反壤树之哉。”

不卡网

濮阳幼儿

  文王之为世子,朝于王季,日三。鸡初鸣而衣服,至于寝门外,问内竖之御者曰:“今日安否何如?”内竖曰:“安。”文王乃喜。及日中,又至,亦如之。及莫,又至,亦如之。其有不安节,则内竖以告文王,文王色忧,行不能正履。王季腹膳,然后亦复初。食上,必在,视寒暖之节,食下,问所膳;命膳宰曰:“末有原!”应曰:“诺。”然后退。武王帅而行之,不敢有加焉。文王有疾,武王不脱冠带而养。文王一饭,亦一饭;文王再饭,亦再饭。旬有二日乃间。文王谓武王曰:“女何梦矣?”武王对曰:“梦帝与我九龄。”文王曰:“女以为何也?”武王曰:“西方有九国焉,君王其终抚诸?”文王曰:“非也。古者谓年龄,齿亦龄也。我百尔九十,吾与尔三焉。”文王九十七乃终,武王九十三而终。成王幼,不能莅阼,周公相,践阼而治。抗世子法于伯禽,欲令成王之知父子、君臣、长幼之道也;成王有过,则挞伯禽,所以示成王世子之道也。文王之为世子也。

师生恋小说

费莫意智

  陳嬰者,東陽人。少脩德行,箸稱鄉黨。秦末大亂,東陽人欲奉嬰為主,母曰:“不可!自我為汝家婦,少見貧賤,壹旦富貴,不祥!不如以兵屬人:事成,少受其利;不成,禍有所歸。”

属鸡的女人

坚倬正

  謝太傅盤桓東山時,與孫興公諸人泛海戲。風起浪湧,孫、王諸人色並遽,便唱使還。太傅神情方王,吟嘯不言。舟人以公貌閑意說,猶去不止。既風轉急,浪猛,諸人皆諠動不坐。公徐雲:“如此,將無歸!”眾人即承響而回。於是審其量,足以鎮安朝野。

一本道不卡免费视频

慕容丽丽

  子曰:“鬼神之为德,其盛矣乎?视之而弗见,听之而弗闻,体物而不可遗,使天下之人齐明盛服,以承祭祀。洋洋乎如在其上,如在其左右。《诗》曰:‘神之格思,不可度思!矧可射思!’夫微之显,诚之不可掩如此夫。”